精彩小说

第五百四十四章 【信不信】(下)

石章鱼 Ctrl+D 收藏本站

????臧金堂不信,打死他都不信,就算孟士强有可能答应拆迁的要求,可是说到要跪在张扬面前求他拆,他一百个不相信,一万个不相信。

????张大官人对此却表现出足够的信心,他看了看时间道:“不聊了,我还得去一趟市委,你跟着我去吗?”

????臧金堂慌忙摇头,跟着他一准没有好事儿,虽然和张扬共事的时间不长,可臧金堂对此可谓是深有体会,他可不想跟着张扬一起陪绑了。

????张扬看到臧金堂这般表示,不由得笑了起来:“老臧啊,我喊你去都是好事儿,你真不去?”

????臧金堂道:“体委一摊子事,我还是留在这里处理处理杂务吧。”

????张扬摇了摇头,也不再勉强他,他要去的地方是市纪委,张大官人要去告状。

????南锡市纪委李培源是第一次和张扬打交道,看到张扬登门拜访,李培源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厮是不是要承认错误?心中不由得暗赞这小子懂事,可他没想到的是张扬并非来请罪的,而是告状的。

????张扬笑眯眯道:“李,我是张扬!”

????李培源道:“我知道!”

????张扬道:“我是来反映情况的!”

????李培源道:“你的事情好像不归我管!应该先去找龚副市长。”

????张扬道:“这事儿跟我主管的工作没关系,涉及到一些违纪行为,所以我得找您,只有您才能解决问题。”

????李培源不禁笑了,他意味深长道:“你不来找我我都想去找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告你的黑状吗?”

????张扬笑道:“知道,我在江城的时候,纪委就专门设了一个我的专用信箱,匿名信黑材料每天都有很多,纪委的工作人员都特喜欢我,他们的额外收入都靠卖废纸赚钱,我占一大部分。”

????李培源呵呵笑道:“扯淡!”他发现这小子的确很有意思,本来一件严肃的事情经他说出来显得轻松许多。

????张扬把带来的新体育中心规划图拿了出来,摊平放在李培源的办公桌上。

????李培源道:“这是什么?”

????“新体育中心的规划图。”

????李培源笑道:“我这是纪委啊,你到底想搞什么?”

????张扬道:“别人告我我不怕,是因为他们没有证据,告我的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东西,我轻易不告状,既然告了就得有凭有据,这张规划图是我的证据之一。”

????李培源来了些兴趣,点了点头道:“你说!”

????张扬道:“这张规划图是市里最早定下来的新体育中心规划方案,当时的文件也出来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明文变更过,所以说这张规划图是经过市委领导们研究通过的,具有官方权威性。”

????李培源已经猜到张扬来找自己一定和这次新体育中心工程范围内的整顿有关,不过他猜不到张扬要告谁?

????张扬道:“规划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变更,可是城市重点工程不可以轻易变更,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可有些干部阳奉阴违,表面上执行市里的政策,暗地里唱反调,这种事情属不属于违纪?纪委处不处理?”

????李培源道:“当然属于违纪,只要查实决不轻饶。”

????张扬道:“有李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您应该知道最近我们在整顿新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的违章建筑。”

????李培源道:“这件事我听说了,不过好像你们整顿的不仅是这个范围。”

????张扬笑了笑道:“领导们经常教导我要抓典型,只有抓住典型工作才好进行,所以我就抓了个典型。”

????李培源心说你小子这个典型抓的真准,拆了市委外甥的超市,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却不知他这次又要抓谁的典型。

????张扬道:“这次整顿行动总体来说还算顺利,可还是遇到了点麻烦。”

????李培源道:“做工作哪有一帆风顺的,遇到点麻烦想办法克服嘛!”

????张扬道:“我这不是想到了您吗。”他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李培源面前:“李,您看到的这张照片是新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最后的两间房,为什么直到现在没有拆迁,是有原因的,这两间房手续齐全,我们不能像对待其他违章建筑那样采取强制措施。”

????李培源道:“可以做做业主的思想工作,给他适当的补偿啊。”

????张扬道:“业主叫孟士强,是城建局局长孟士冲的亲大哥。”

????李培源听出这件事开始渐渐接触到实质了,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张扬原来是要告孟士冲兄弟俩啊。

????张扬道:“我本来抱着和平解决这件事的目的,主动约见了孟士强,还请了规划局局长霍廷山、城建局局长孟士冲一起来做工作,你知道的,我们都是一个工作组的。”

????李培源点了点头,他的表情很严肃,听得很认真。

????张扬道:“孟士强张口就是一百万,我们的拆迁赔偿方案全都有据可查,按照我们市里的政策,结合那里的实际情况,我们最多只能赔偿给他六万块。他非但不同意,而且态度极其蛮横,我让孟士冲做他的思想工作,最后孟士冲给了我一个答复,说他同意让步,但是最少七十万。”

????李培源道:“这件事我真的爱莫能助,不是我管理的范围啊。”

????张扬道:“李,你比我还没耐心,你接着听下去。”

????李培源笑了,他的确没多少耐心,可跟这小子聊天还是比较有趣的,他点了点头道:“我再给你十分钟,你要是仍然谈不到主题,咱们就不用再谈下去了。”

????张扬又拿出了一份材料:“这是我托人从房管部门弄出的一些资料,从这些资料可以看出,孟士强建房是两年前,也就是说,市里规划要在那块地上建新体育中心之后,他才建房,他房屋的登记时间是去年五月,到现在也就是一年半时间,房屋管理部门是不是不知道他的房屋属于违建?为什么还要给他登记?还是根本就知道,碍不过这张情面?孟士强建房的时候,我不相信他不知道市里已经在这片土地上规划了新体育中心,明明知道市里的未来规划,还去建房,他想干什么?他弟弟孟士冲就是城建局局长,就算孟士强不知道,孟士冲一定知道,身为一个员,一个国家干部,他为什么对亲戚的这种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听之任之放任不理?”

????李培源听到这里已经完全明白了,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拆迁引起的,孟士强要七十万的确太狠了,张扬并不是希望纪委干涉拆迁,他是要让纪委调查孟士强盖房的事情,他是如何占用规划用地,又通过何种途径取得的合法手续,这件事听起来简单,可牵涉很广,如果真的正式调查,估计孟士冲也会被牵连进去,纪委对这些事往往都比较慎重,李培源道:“小张啊,你反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这样吧,我明天让人调查这件事,看看其中是不是有违规的地方。”

????张扬笑道:“李,这可不像您的风格,证据我都带来了,这件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他孟士强是通过不光明的手段取得了房屋的合法手续。”

????李培源板起面孔道:“小张啊,你还要教我怎么做事吗?”

????张扬知道自己有些之过急了,呵呵笑道:“不敢,不敢,李,我事情说完了,这就告辞。”

????李培源笑道:“你别急着走!”

????张扬道:“李找我有事?”

????李培源道:“你既然来了,我就跟你好好谈谈,想不想看看别人举报你的材料?”

????张扬笑道:“都是假的,我没兴趣看。”

????李培源道:“对自己还挺有信心。”

????张扬道:“李,你看,这都要下班了,要不我请您吃饭!”

????李培源道:“怎么?想贿赂我?”

????“看您说的,就您这老党员的革命素质,我就是用糖衣炮弹轰你,糖衣也得被你全部扒下来,光溜溜的炮弹给我扔回来。”

????李培源被他的俏皮话儿逗得哈哈大笑,他居然点了点头道:“好啊,我把何部长叫上,本来说好晚上我请他吃饭的,既然你请,我省得掏钱了。”

????张扬请他吃饭只不过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人家李培源认真了,不但他接受邀请,还要叫上组织部长何英培,张大官人这次面子可足了,他笑道:“说起来我还欠何部长一顿饭呢。”

????李培源道:“还有半小时下班,你定地方。”

????张扬来南锡的时间不久,最熟悉的地方就是体委招待所,他马上道:“去体委招待所吧!”

????李培源道:“好,就那儿!”

????张扬道:“李,我还得去龚市长那里汇报下工作,先告辞了,回头我在招待所恭候你们的大驾。”

????李培源道:“把龚市长也叫上。”

????张扬道:“我不一定能请得动。”

????李培源道:“就说我喊他,他肯定去。”

????副市长龚奇伟已经着手收拾桌子了,眼看一天的工作就要结束,是时候准备回家了,在所有副市长中,他是最不受重用的一个,分管的文化体育没有什么实际性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即将到来的省运会是个坎儿,身为分管领导的他刻意远离这件事,其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不会替别人背黑锅,龚奇伟并不是一个不敢承担责任的人,他之所以作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他的手头没有相应的权力,不是他不想做事,而是他无法施展抱负,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唯有选择平庸,他安于平庸并不意味着他安于去背黑锅,去承担责任。

????张扬前来拜访龚奇伟应该说有些迟了,毕竟龚奇伟是他的分管领导。

????龚奇伟听到张扬过来找他,心中有些诧异,其实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张扬来到南锡已经有不少天了,还从来没有主动拜访过自己,这在道理上有些说不通,礼节上有慢待之嫌。可龚奇伟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什么想法,毕竟他在领导层的地位就是如此,分管着最不受重视的一块。张扬来南锡是通过市长夏伯达,人家不来拜自己的山头也说得过去。

????张扬来找龚奇伟的目的是想让他明天参加关芷晴的签约仪式,他想把这件事搞得隆重一点。

????龚奇伟听说关芷晴已经答应担任省运会形象大使也是喜出望外,他很愉快的答应了张扬的请求:“小张,明天我会准时前往一招,出席关小姐的签约仪式。”

????张扬看到龚奇伟如此爽快,也是非常开心,笑道:“龚市长能够出席最好不过了,这就能体现出我们市对省运会的重视。”

????龚奇伟微笑道:“小张啊,自从你来到南锡之后,体委的工作搞得不错嘛,有声有色的,连关芷晴这位世界冠军你都能请来,真是很有本事啊!”

????张扬道:“谢谢龚市长夸奖,我得跟您承认错误,来南锡这么多天,才过来拜访您,您千万别生我的气,我直到现在屁股还没坐稳呢,光顾着屁股下的凳子,生怕一站起来跟您打招呼,这凳子就被人给抽走了,摔一跟头多难看啊!”

????龚奇伟哈哈大笑,张扬比喻的很贴切,龚奇伟虽然和他接触不多,可是对他现在的处境也有所了解,可以说张扬最近的日子的确不好过。[无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