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4章 解毒(2)-渔色人生 为什么群里红包点不开

渔色人生

第344章 解毒(2)

钓鱼1哥2017-4-12 22:2:35Ctrl+D 收藏本站

????没有人会认为,江边的药能够治好江长贵。

????“唉可惜这么听话的一个娃儿。”围观的人有人叹息道。

????人有个时候很奇怪,活着的时候,没有多少人能够体会到优点,只有在死去的时候,才会认识到他的好。这江长贵命在旦夕,倒讨得几张好娃娃卡。

????“是啊。以后放老鼠药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用零食拌起来。小孩子知道个啥?看到好吃的放在地上,他就嘴馋了。”

????“嗯,我赶紧回去把家里放的老鼠药给收起来。”有人急匆匆往自家跑。

????姜花花自然也不会认为江边的药能够将自己儿子救活,爬过去跪在刘初平面前,乞求道,“刘医生,求求你,给我娃儿开点药。村里就你一个医生。我娃儿能不能活过来,全靠你了。我知道我以前做得不对,跟刘慧君不对付,都是我的错。你大人有大量,救救我的娃儿。”

????刘初平苦着脸,“我要是有办法,我会见死不救么?这是中了剧毒,我手里没有解药,也没有解毒血清。你叫我开什么药?中药起作用太慢,就是开了药,你娃儿也等不及啊。”

????姜花花心里又担心着自己的娃,直接爬过去,跪在地上,抱起自己的儿子,痛哭道,“满仔,满仔,你别吓娘。快好起来,娘给你买好吃的。你要是走了,娘也活不成了。”

????姜花花眼泪似雨点一般倾洒下来,鼻涕也出来了,在面前拉出一条长长地细丝,但是这个时候,江花花已经全然顾不上了。

????江长贵躺在姜花花的怀里,软绵绵的,两只白嫩的小手已经泛着黑意,随着姜花花的摇动,在空中晃来晃去。

????“你们谁救救我的娃啊!我求求你们!”姜花花撕心裂肺地喊道。

????江边看得有些心酸,眼睛里有些热热地感觉,再不讲道理、再粗俗的女人,在自己的娃儿面前,总是显得那么让人感动。

????“江春生人呢?儿子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也不见他的人。”突然有人想起了江春生。

????“春生这几天在镇里做事,吃住都在镇上。刚才有人打他电话了。但是就算他赶回来,怕是见不到自己娃儿最后一面了。”

????“唉,坐船回来,得好几个小时呢!现在怎么得了。就姜花花一个女人在家里,又遇到这种事情。他们家好容易才盼到了这个儿子。这往后的曰子还怎么过啊!”

????谁也没有注意到,江长贵的手指微微动弹了一下,微微发紫的脸,也开始慢慢消退。

????“先别哭。让我看看。”江边一直在仔细地观察着江长贵,他对解毒丹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的,否则无论如何,也不敢拿出来做实验。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江长贵的这一丝细微的变化自然逃不过江边的眼睛。

????六神无主的姜花花麻木的任凭江边从她的手中抱起江长贵,这个时候她仿佛是看到最后一根稻草的落水者。

????江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粒丹药,小心地喂入江长贵的口中。然后不知道从哪里端出来一杯水。围观的人注意力全部放在江花花母子的身上,谁也没有注意江边从哪里端了水来。也没有人在意。大家都在疑惑,江边究竟要干什么?

????丹药依然是入口即溶,喂下去也没有立即产生什么效果。

????但是江边喂水的时候,江长贵猛的呛起水来。江边这水喂得急,江长贵刚苏醒,一不留神就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咳”

????江长贵呛了一会,便哭了起来,看来这一回被呛苦了。

????“你干什么?”

????姜花花猛然反应了过来,扑了过来,将江长贵又抢了回去。这个时候,她也并没有做出很激烈的事情,只是将自己的娃儿紧紧地抱在怀里。

????“好了!好了!你们看,长贵脸色都变好了很多。江边的药真的有效!姜花花,你可搞错了。江边这是救了你家娃儿!”

????“就是,江边喂药之前,长贵脸上青得发黑,都昏迷了过去,但是江边喂了药之后,就开始好转。江边第二次喂药的时候,直接就醒了过来。”

????“是啊,江边仁义。姜花花一家那样对他,关键时候,还能够出手救人。仁义!”

????“最好还是到医院去检查一下,看毒有没有完全清理出来。”江边见江长贵苏醒了过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对对,最好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小孩子的事情,马虎不得。”人群中有人应和道。

????江边站起来,从人群里挤出来。准备往家里走。

????“江边。”

????突然一边听到有人喊道。

????江边回头一看,却看到背着药箱准备回家的刘初平。

????“刘叔。”江边喊了一声,笑着走了过去。

????“啥时候回来的?”刘初平问道。

????“昨个才回来。正准备哪天到您家里去窜门呢。”江边说道。

????“听慧君说过你的事。川南那边的事情都办妥了?”刘初平问道。

????江边点了点头,“嗯,差不多了。”

????“那好。以后咋想的呢?是去钱塘还是去川南?”刘初平问道。

????江边看了看那边依然在热烈谈论的人群,说道,“哪天去您家里,再详谈吧。”

????刘初平点点头,“没想到你的医术这么厉害。你要是在家里,我就可以退休了。”

????刘初平并没有觉得今天被江边扫了面子,要是因为自己医术不精,对患者的苦痛束手无策,那才是医者最大的痛苦。赤脚医生也有赤脚医生的风格。

????“我可不懂啥医术,就是手里有一些效果还算不错的药。改天,我给你送一些过去,用来应急,效果还是不错的。”江边说道。

????“那感情好。吃了早饭了么?”刘初平问道。

????江边摇摇头,“还没呢。一早就被这里吵醒了。跑过来一看,才知道是出了这事情。”

????江边没说他是被姜花花的骂声骂醒的,姜花花走到江边的房子附近的时候,总是习惯的要骂上几句,虽然没有点名点姓,但是谁都知道她骂的是谁。江边正要出来,跟姜花花对对嗓子,结果听到了她家出了这事情。

????“你一个人也难道回去起灶,到我家里去吧。就家里的菜,添一双筷子便是。”刘初平说道。

????农村里,根本不用担心会不会煮少了饭,只要家里养了鸡,喂了猪,饭总是会多煮很多倍。多几个人吃饭是不成问题的。

????“那好,不过我得回去拿点东西。”江边说道。

????“拿啥子东西?到刘叔家不用那么客气。”刘初平说道。

????江边当然不可能那么实在,“刘叔,你前面走着,等一会,我就追上来了。”

????“行,你快点过来。”刘初平说道。

????江边跑回到家中,拿了两条烟,两瓶好酒,还提了一些从川南带回来的土特产。

????看着江边提着一大袋子,刘初平皱起了眉头,“你这孩子,拿这么多东西干啥?这东西可珍贵着哩,太费钱了。”

????江边笑呵呵地说道,“钱赚了就是用来花的,要是不用来花,光放到银行,那赚钱还有啥用?”

????刘初平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他倒是不图江边的东西,而是见江边对自己家里这么重视,说明,这小子赚了钱,并没有看轻刘慧君。

????刘慧君跟江边的事情,虽然没有得到两个当事人的承认,但是刘初平却能够知道自己女孩的心事。江边每次回来,都要到自己家里取,刘初平哪里还有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离刘初平的家还有老远,江边便远远地看到刘慧君的妈妈夏素娥已经迎了出来。

????江边走上前叫了一声,“婶子!”

????“江边来了啊。来就来了,提东西多生分啊。”夏素娥迎上来从江边手中接过东西。

????“婆娘,饭菜煮好了没?”刘初平在江边回家取东西的时候,就打了电话回来,让婆娘多准备几个菜。

????“早做好了,正好今天宰了一只鸡。说明江边有口福。”夏素娥说道。

????这倒不是专门为江边杀的,这么短的时间也没法去准备。但是知道江边要来之后,原本只准备煮一边的鸡,另一边也被夏素娥切了煮熟。

????“每次来,都让你们杀鸡,只怕下一次来,你们家的鸡见了我,就跑到山里不敢出来了。”江边笑道。

????“哈哈,江边到城里待了越来越会讲话了。”夏素娥笑道。她对于江边还是挺满意的。以前担心他没有父母,刘慧君要是跟了他,他不会心痛人。现在知道他认了亲生父母,家里条件也不错,刘慧君要是跟了江边,以后不用担心过苦曰子。但是她也担心,江边大富大贵了之后,还看不看得上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可是已经离了婚。夏素娥也认为刘慧君与江大虎离婚,跟江边有很大的关系。

????菜早已经摆在了餐桌上,热气腾腾,一股土鸡的肉香飘荡在空气之中。

????“这菜真香。”江边赞道。

????“哪里。我也不会做什么菜,不像你们在城里,做菜做出花样来。对了,你以前不是当过一阵子厨师么?听说还夺过奖。现在咱们农村里人胡乱煮出来的菜,在你的口中怕是跟稻草一般,一点味道都没有。”夏素娥说道。

????江边摇摇头,“那可不是。婶子的手艺真是不错,要是放到城里,绝对可以媲美大厨师。这土鸡,就得这么做,才能够将味道完全保持住。再说了,城里人就是厨艺再好,没有这么好的材料,也是白搭。”

????“在农村里有在农村的好处。城里这污染那污染的,看起来曰子过得比我们农村里的人好,但是实际上,他们的曰子也过得艰难。不说别的,咱们煮了这么一大锅子饭,用了都是去年的晚稻米。他们吃的大米,谁知道是存放了多久的,里面或许还掺杂了很多早稻米呢!比起咱们喂猪喂鸡的米都不如。还有吃鸡肉,说起来是土鸡肉,但是咱们农村的人谁吃不出来,那就是用饲料喂出来的。”刘初平说道。

????“嗯,刘叔说得是。钱塘那里的房价一个平方米上万,一般的人想要住这么大的平方,想都不要去想。一年的工资,七七八八去掉之后,剩下的连个卫生间都买不了。”江边说道。别看江边不到一年赚了不少钱,真要去买套房子,也不是很轻松的事情。当然,江边也不知道一品鱼味馆究竟给他赚了多少钱。还有自己的秘制汤原料给他赚了多少钱。

????“来来来,江边把这块鸡肉给吃了。”夏素娥给江边夹了一个鸡腿。

????江边连忙谢绝,“这鸡腿还是留给娜娜、星星他们吃。我这么大的一个人吃鸡腿,说出去,还不给村里人笑死。”

????“都是说城里人喜欢吃鸡腿。你就吃了吧。星星和娜娜他们两个一点都不喜欢吃鸡腿。没次杀只鸡,总是要吃好多天。”夏素娥不达目的不罢休。

????“江边,接到接到,你婶子第一回给你夹菜,必须得接到。”刘初平笑道。

????江边没有办法,只得接了过来,“呵呵,这么大的人了,还吃鸡腿。咦,星星他们呢?怎么没在家里吃早饭?”

????“今天星期四,他们上学去了。都在学校里吃早饭。现在学校里搞营养餐,不过早饭得自己出钱。政斧提供的营养餐只有中午一餐。”夏素娥说道。

????江边这才想起星星与依娜都已经上学了。星星上的是幼儿园。

????“江边,你这一次回来是给你老爹立碑的吧?”刘初平问道。

????江边点点头,“嗯,昨天我五哥他们把石碑送到山上了。过几天,找人把碑给立起来。把我养这么大,清福没有享到。我能够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江边说到这里便有些黯然。

????“遇到了那样的事,谁也没办法。我当了一辈子的草药郎中,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就只有叹息。今天幸好遇到你,不然姜花花那娃儿肯定会没了命。”刘初平说道。

????“老头子,姜花花那儿子究竟是咋回事?”夏素娥问道。

????刘初平将早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多亏江边拿了一种神药给喂了,不然他那儿子肯定坏了。”

????江边才想起要给刘初平拿药的事情,从口袋里摸出几个玉瓶,递给刘初平,“刘叔,这里还有几瓶药。这几瓶叫解毒丹,这几瓶叫养生丹。这养生丹,平时服用一些,有福寿延年的功效。您跟婶子不妨平时服用一些。”

????“那哪成,这可是救命药。关键时候,能偶救人一命呢!”刘初平很珍惜的将几瓶丹药握在手中。

????“这药是我用了特殊法子炼制出来的,虽然这药材不容易找到,隔一段时间还是能够炼制那么几十瓶。刘叔要是用完了,以后管我要就是。”江边笑道。

????刘初平摇摇头,“这丹药太珍贵了。关键的时候,一颗药,就是一条命。多少钱都买不到。”

????这一顿饭,江边与刘初平喝得很欢。从太阳还挂在山岭上,到太阳转到了头顶上。江边才醉醺醺地从刘初平家走了出来。

????刘初平没有出来,夏素娥送了出来,“江边,下一次,你别跟你叔这么喝了,他这个人酒量不大,喝一两杯就醉倒了,现在上了年纪,对身体不好。你以后也不能这么喝。”夏素娥略带一丝埋怨。

????“好好,婶子,回去的时候,你拿那种养生丹泡一杯水,让刘叔喝了就恢复了。”江边略带一丝歉意。但是也不能怪江边,实在是刘初平心里太痛快,喝起酒来才那么豪爽。

????江边走了老远,夏素娥在后面大声叫唤,“你走的时候,一定要到咱们家来一趟。给慧君带些东西过去。”

????江边一脚高一脚低的走回自家房子的时候,却发现自家房子前围了一大堆的人。

????一看到江边回来,立即有人喊道,“江边回来了!江边回来了!”

????围在江边房子前的人群猛然动荡了起来。都朝两边分开,中间留出一条路来,让江边通过。

????但是路中间却跪了三个人。正是江春生、姜花花、江长贵一家三口人。

????江边不知道他们搞什么名堂,正待向前问道。却见江春生、姜花花两个大人高声说道。

????“众位乡亲父老,江春生、姜花花一家向江边赔礼道歉来了。以前我们两口子说了江边不少坏话,今天当着大家的面,给江边道歉过来了。”

????江边不知道这两口子演的是哪一出。

????旁边有人将炮仗点燃了,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江边说话的声音自然也被遮盖得干干净净。

????江边只有走向前将江春生一家扶起来。但是江春生却死死地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姜花花也同样跪在地上。倒是江长贵让江边拉了起来,便站在江边的身边。

????“我姜花花以前不讲道理,经常冤枉江边,欺负江边,我姜花花不是人,今天我向江边赔礼道歉。”姜花花一边说着,一边噼噼啪啪地在脸上左右扇了起来。

????江边连忙将姜花花地手拉住,“你们两口子搞的是哪一出啊?不是说了让你们带着长贵去医院检查一下么?千万别遗留下后遗症,不然将来后悔都晚了。大家乡里乡亲的,既然说开了,就行了。行了行了,快点起来吧,赶紧带长贵去外面做检查,镇里医院怕检查不了,得到市里去,或者干脆去钱塘,那里咱们村的熟人多。”

????在村里人劝解之下,江春生与姜花花带着儿子千恩万谢的离开。他们得去赶班船,看能不能赶得及晚上去钱塘的汽车。

????等人走得差不多的时候,江边自言自语的说道,“骂是骂得恶毒了一点,但是却从来都没有骂错的。以前,江春生家的菜地,总是得到了江边特别照顾。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