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4章 东海教父-渔色人生 为什么群里红包点不开

渔色人生

第304章 东海教父

钓鱼1哥2017-4-12 21:59:39Ctrl+D 收藏本站

????医生的话中还有一重意思,是萧家得准备好后事。

????萧家大部分财产依然在老爷子名下,所以老爷子一死,如果老爷子没有留下遗嘱的话,这些遗产将由他的亲人来继承。包括老爷子两个儿子在内,老爷子还有几个女儿。

????这对于萧家是个大麻烦,所有的公司都有可能面临易主的麻烦。

????对于手握大权的萧信善来说,最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对于萧信然来说,虽然结果对于他是有利的,但是结果,他同样不想看到。他不愿意接受萧家四分五裂的结果。

????老爷子之前身体矍铄,自以为活过百岁没压力。但是病来如山倒,这一病,立即让萧家人手忙脚乱。

????“给我找最好的医生,一定得将老爷子救回来。”萧信善大声说道。

????萧信然赶到医院,但是却被萧信善拦在门外,“谁都可以进入,就是你老二不能进去。”

????“为什么?”萧信然隐约知道原因,说话自然少了底气。

????“还要问为什么么?老爷子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拜你所赐?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还有意思过来?我绝对不会让你再见爸爸一眼的。”萧信善向萧信然吼道。

????萧信然好容易积聚起来的力气似乎从身体里逃了出来,身体一晃,软倒在病房门口。萧信然的身体并不是很好,蔡访云的病情让他早已经精疲力尽。加上萧信善病危的打击,他那里还能够承受得了。

????萧雅琳忙上前扶着萧信然,“大伯,你怎么能够这样?爷爷病重,我爸爸心里也是伤心万分。昨天晚上的事情,虽然有爸爸的原因,但是爸爸当时确实有事。”

????萧信善怒道,“老爷子昨天晚上明明有事情要宣布,但是被你们家一闹,结果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人反而给气倒了。若不是你们,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萧信善其实已经隐约的知道,昨天晚上的家庭会议很有可能是关于萧家财产的划分,因为当时连萧和安的御用律师文冲都过来了。但是因为萧信然闹出中途离场,让这件事情没有进行下去。本来萧信善还以为闹了这么一出之后,他能够获得更多的好处,但是没有想到第二天竟然出了这事情。

????萧雅琳与江边将萧信然扶到一间病房里,蔡访云焦急地不断喊道,“医生,医生!快来救人。”

????江边不知道从哪里端来了一杯水,这个时候,没有谁将注意力投注在江边的身上,“雅琳,给叔叔喝一杯水。”

????萧雅琳忙从江边手里接过水杯,小心翼翼地往萧信然嘴边送。一丝水流倏然从水杯流进萧信然的嘴里,萧信然的嘴巴微张,任凭水流进入腹中。

????过了一会,萧信然幽幽醒转,精神稍稍好了一点,不过依然带着疲惫的神情。

????“叔叔,先喝了这杯水。”江边说道。

????萧雅琳见江边如此一说,心中一动,“爸爸,喝水吧。”

????萧信然缓缓点了点头,接过水杯,将余下的水尽数喝了下去。萧信然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这么快醒转过来,正是由于刚才喉腹之中感觉到一股清凉,全身似乎慢慢恢复了力量。果然这水一喝入口中,立即重新体验到那种玄妙的感受。

????萧信然叹了一口气,“都怪我。这一段心思全部放在访云身上,忽略了爸爸,不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到了这般田地。”

????“信然,你不要自责,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哪里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所以你不要太过于自责,眼下最重要的是让爸爸度过难关。”蔡访云说道。蔡访云心中对于萧和安的病情并不是很乐观。虽然之前身体健壮,但是毕竟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了。

????“该怎么办啊。刘大夫已经是国内的权威大夫了,他做出的结论,几乎没有人能够推翻了。再说,现在即使再去请别的医生,爸爸能不能撑到他们赶过来都是一个问题。”萧信然说道。

????“我的病不是也被所有的医院都判了死刑么?现在不也好过来了?爸爸他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蔡访云说道。

????“江边。”萧信然眼前一亮,“江边,你有没有办法治我父亲的病?”

????江边摇摇头,“叔叔,我真的不懂医术的。上一次,能够治好阿姨的病,也是侥幸。我就只有这一种丹药,有没有效果,我可没有任何把握。”

????“能不能试试?也许有效呢?”萧信然似乎想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江边的身上。

????“但是眼下这一种情况,你说会有人让我试试么?”江边说道。

????蔡访云也连忙阻止道,“如果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让江边冒险。这药要是有效还好,一旦没能够将人救活。到时候所有的责任不是要江边来承担?江边连医生资格都没有,非法行医会害死江边的。”蔡访云自然不想让江边冒险。

????“但是?但是也许江边的药对爸爸病情有效呢?”萧信然还是不肯放弃.

????“这一种情况之下,你说大哥会给你尝试的机会么?要是药没有效果,大哥将来会放过江边?坐天晚上,要不是大哥非要江边提前离开,会有今天的结果?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大哥非得让江边提前离开,而那些匪徒竟然能够那么准确的知道江边离开的时间?不管江边遇险与大哥有没有联系。一旦这一次出了问题。大哥绝对不会放过江边的。”蔡访云说道。

????“可是。”萧信然没有继续说说下去。他知道蔡访云说得没错。

????“如果要试。也不能让江边与这事情有任何联系。”蔡访云说道。

????“对,对。我马上去想办法。”萧信然说道。

????下午的时候,萧和安的女儿不约而同地赶了回来。虽然从她们的神情中可以看得出她们的情真意切,但是连江边这个外人都可以看出来,她们抱成团一起来过来,自然不是看病危的父亲这么简单。

????“一入侯门深似海。”江边不由得感叹道。这大家族的事情竟然如此复杂。想起自己的养父死的时候,虽然膝下没有一个亲生儿女,也不是儿女满堂。却有一个真情实意的儿子。难怪鳖王走的时候,虽然带着未尽的遗憾,但是嘴角却带着一丝满足。

????这萧和安虽然富贵无比、儿孙满堂,但是这满堂儿孙到了最后关头,又有谁是真正在乎他的呢?

????江边没有往深处想,这么玄奥复杂的事情实在让他略嫌简单的头脑有些难以理清一个头绪。

????萧信善这一天如同热窝上的蚂蚁,没有一刻能够静下来。四处联系医生,但是听到老爷子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所有的人都避之不及,哪里还有人愿意接手?

????好在这一天,萧和安虽然没有能够苏醒过来,但是病情也没有继续恶化,但是却看不到任何苏醒的迹象。

????晚上的时候,萧信善找上了萧信然,这个时候,他似乎意识到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信然,今天哥哥看到爸他病危,确实心急了一点。哥知道,你心中也不好受。其实这个事情也不能全怪你。等一下,过去看一下吧。情况没有恶化,但是老爷子还能够支撑多久,就要看天意了。”萧信善说道。

????萧信然去病房的时候,引起了萧家姐妹的不满。

????“信然,爸出事了,你去哪里了?竟然到这个时候才出现,难道你心中就只有你的婆娘?”萧信然的大姐萧代卉指着萧信然的鼻子说道。

????“代卉,你不要乱说。信然一早就过来了,但是情绪过于激动昏迷了过去。信然前一段时间为了访云的病情到处奔波,还没能够恢复过来,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见他身体不好,就不敢让他过来,现在稍微好了一点,他又苦苦求我,我才不得吧让他过来。”萧信善连忙替萧信然辩解道。

????“二哥,你没事了吧?”小妹萧代霞一向与萧信然关系比较好,一听到萧信然昏迷,立即关切的问道。

????萧代霞哽咽了一下,“二哥,爸爸这样了,你一定要挺住,大伙都指望着你跟大哥拿主意呢。你若是也病倒,那可怎么办啊?”

????萧信然在萧代霞肩膀上拍了拍,“没事了。小妹你别哭。咱爸会醒过来的,他若是醒转过来,听到你在这里哭啼啼的,可不好。”

????萧和安的二女儿站了出来,“都说爸是被你气病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若是爸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萧代春第一个不放过你萧信然。”

????“昨天晚上,爸与信然之间是有些误会,但是爸回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到了今天上午的时候才发了病。爸现在八十多岁的人了,出点问题,也不能怪哪一个。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让爸好起来,其他的先不要去计较。”萧信善说道。

????萧家忙成了一锅粥,江边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看着萧雅琳一家急得团团转。

????***俞贡延得到猛虎帮的惨祸之后,惊得一屁股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目瞪口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他可是清楚的知道,猛虎帮这一群人的真正目的。但是居然结果变成了这样。

????其实警方也不是没有看出其中怪异的地方,但是对方原本就是黑帮,何必自己去找不痛快呢?就算能够查出点蛛丝马迹,说不定后背后还是得按照这个结果结案。

????“没想到这小子如此不简单。要是早知道他有这本事,我何必为了一个女人去得罪这么一个奇人?”但是梁子已经结下了,就算俞贡延想要退缩也已经晚了。

????“既然注定了让我与这小子成为敌人,那么我与他之间,就只有一个人能够活在这个世上。而那个人自然直能是我。”俞贡延下定了决心,要将江边这个隐患彻底的解决。

????不过事情已经闹大,俞贡延自然不敢继续将此事隐瞒下去。而且他要想真正的除掉江边,凭借自己的能力显然已经不可能。猛虎帮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也是在东海市的一个区里能够玩得转的团伙。连他们动了枪都对付不了江边。俞贡延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你这个畜生。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能够干出这样的蠢事出来。”俞准辰听俞贡延老实交代了之后,很不得直接将俞贡延踢翻,然后在他身上踩两脚。

????“跟你说了,不要为了女人做出蠢事。萧家的女儿虽然长得不错,却不是良配。我们俞家不缺这么一个花瓶。一个喜欢搞厨艺的女人难道娶回来当厨师?我俞家这么大的家业,你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给你辅助的贤内助。而不是一个花瓶。再说,萧家已经是曰薄西山,娶这样一个女人,对我们俞家的事业有什么帮助?你竟然还为了这么一个女人,去对付一个小农民。最可笑的是,竟然连一个小农民都对付不了。这事情要是传出去,我俞准辰的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俞准辰苦笑了几声。

????骂归骂,俞准辰还是决定要替儿子彻底解决这个隐患。等骂够了之后,俞准辰拿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沉声说道,“老朋友,犬子最近遇到一个麻烦。需要你出手解决一下。事后,俞某人必有重谢。”

????“哼哼,都老朋友了,这么客气干嘛?怎么?点子很棘手?你老俞家可是好长时间没打过这个电话了。这一次,要我出手,应该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或者是不便于解决的麻烦了。我就是好奇,这东海市,还有谁让你俞准辰感到这么棘手呢?”电话那一边略带揶揄的说道,声音听起来也极为阴森。

????俞准辰似乎也没打算隐瞒,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之后又提醒道,“别怪我没提醒你。猛虎帮可就是栽在这个小子手上。当时猛虎帮可是动了枪。乌希伙虽然不是什么人物,但也算得上狠人一个。你要是轻视这个人,到时候,阴沟里翻了船,可别怨我。”

????“乌希伙算是什么东西?也能够跟我相提并论。倒是你们俞家,连对付一个农民工都要找我,真是让我有些奇怪。”那人嘿嘿笑道。

????“算了,我不想跟你争论,反正跟你说清楚了,出了什么事情,你自己负责。事成之后,该你的好处,我一分也不会短你的。”俞准辰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俞准辰挂上电话之后,沉声对俞贡延说道,“这样的事情,我希望是最后一次。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俞家将来是要交到你手中的。你这个样子,如果接管俞家家业?什么事情,你也动点心思放在俞家企业里面。”

????俞贡延总算放下了心,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父亲一出手,肯定不会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俞贡延对于电话那一头的神秘人物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他还是知道,每到家里有解决不了的麻烦事的时候,俞准辰只要给这个人拨一个电话,很快就能够解决。似乎没有那个人解决不了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俞贡延知道了那个人其实就是东海市的地下皇帝。东海市所有的黑-道都在这个人的掌控之中。这个人叫杜广奕。

????不过俞贡延也就是听说过这个名字,这个人其他的信息都像谜一样。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牢牢的握着东海市地下势力。东海市地下势力的帮派一个个兴起,又一个个败落,但是这个杜广奕却一直坐得很稳。

????无辜的江边还没有来得及对俞贡延的攻击进行反击,就已经进入东海市的地下第一人的眼中。杜广奕的手段确实非同寻常,一天的功夫,所有关于江边的信息全部摆在了杜广奕的桌前。

????“这小子可不简单。半年的功夫,竟然能这么大的造化。可惜了。落到了我杜广奕手中,就算你是孙悟空,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杜广奕叹息了一声。

????“杜爷是要对付这个小子么?呵呵,好俊的小伙子。”站在一边的小情人师灵秋从桌上拿起江边的照片说道。

????“搔娘们,就是见不得小变脸。一见小白脸,这搔劲就上来了。”杜广奕将师灵秋拉近自己怀中,两只大手立即在师灵秋魔鬼般的身子上翻云覆雨了起来。

????“嗯。”一声绵长地叹息声像是从师灵秋灵魂里释放了出来。能够讨得杜广奕的喜欢,师灵秋可不光是靠百里挑一的脸蛋与魔鬼般的身材。

????杜广奕在这女人的身上似乎感受到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豪迈,一时豪情万丈。优雅的书房立即成为杜广奕驰骋征战的战场,师灵秋自然节节败退。

????这杜广奕保养得很不错,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的样子,但是谁都知道这个老妖孽的年龄肯定不止这个数。但是即使在姓事上,也看不出杜广奕有一丝老迈,将师灵秋杀得丢盔弃甲之后,杜广奕竟然依然神采奕奕。

????杜广奕看了看昏睡在座椅上,凌乱的衣服中乍泄春光的师灵秋,拿起书桌上的电话机拨了出去,“老黑,好久没出来运动了。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杜广奕打电话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躺在座椅上的师灵秋眼睛张开看了杜广奕的背影一眼,美目之中竟然放射出一丝仇恨的光芒。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