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7章 我会法术-渔色人生 为什么群里红包点不开

渔色人生

第297章 我会法术

钓鱼1哥2017-4-12 21:59:6Ctrl+D 收藏本站

????崔澄田还是经常去那个酒吧,虽然能够碰到甘小露,但是甘小露自然不会给崔澄田免费服务。

????“你醒醒吧!咱们之间就是一场交易,现在交易结束了,自然是各走各路。你别来缠着我。不然酒吧的保安科不会给你好果子吃。你若是有了钱,再来找我吧。”

????甘小露搂着一个老男人冲崔澄田笑道。

????“这都什么人?没钱了还来泡妞。你还真以为,酒吧里的女人跟你谈恋爱呢?”

????那个老男人不屑地笑了笑。

????“你这个丑女人,我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的钱,你竟然这么对我。老子今天揍死你这个贱女人!”

????崔澄田羞恼成怒,冲上前去死死地掐住甘小露的脖子。

????“你这个贱女人,我要你死!我要你死!老子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的钱,你竟然这么对待老子。”

????甘小露被崔澄田掐得直翻白眼,她可没想到这么一个窝囊的男人竟然能够爆发。

????不过酒吧的保安很快出现在崔澄田的面前,一上来就给了崔澄田一拳,将他肚子里的东西尽数捶了出来。

????“算了,把他拖出去。他也再咱们这里消费了这么长的时间,也算是老主顾了。这一回就算了吧。”

????酒吧的一个主管不想因为崔澄田这么一个垃圾影响酒吧客人的情绪。虽然崔澄田先惹的事情,但是毕竟是由于酒吧的陪酒妹骗光了别人的钱。

????崔澄田像死狗一样被拖了出去。

????崔澄田虽然发了疯,但是心里却依然保持着一丝清醒,被拖出去之后,他也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偷偷带了一把水果刀,藏在身边,然后在酒吧门口不远处人行道上的座椅上坐下,偷偷地盯着酒吧。

????一直到了午夜的时候,甘小露才与那个男子从酒吧里走了出来。

????两个人喝得有些高,相互依偎着依然踉踉跄跄走向路边,然后直接叫了一台出租车。

????崔澄田也跟了上去,叫了一条出租车,跟在后面。

????“跟上前面那台车。”

????出租车司机并不意外,这种事情,他经常遇到。看来前面那台车的女人极有可能是这个乘客的女人,但是却被这个乘客跟踪到与别的男人幽会的场面。

????“好咧。”

????甘小露与那个男子醉醺醺的,两个人在车上便开始抑制不住相互摸索了起来,甘小露甚至好不掩饰的发出银-靡的声音。

????让出租车司机大呼倒霉。

????过了约三十分钟,两台出租车开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区门口。这是一个非常陈旧的老住宅区,房子都还是五六十年代的老房子。

????这里住的大多是一些外地人,因为这里房租比较便宜,当然相应的条件也差了许多。

????甘小露到也并不嫌弃这个简陋的地方,毕竟对于她来说,赚钱才是第一位的。

????那个男子住在三楼,是这栋老楼的顶楼。

????爬到二楼的时候,楼道里又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甘小露与那男子以为是住在这栋楼的住户。

????脚步声越来越近,等到男子艰难的掏出钥匙,将门打开,正要进入的时候,崔澄田出现在甘小露与男子的身后。

????崔澄田飞快的跑了上来,然后从怀中掏出明晃晃的水果刀,冲到甘小露与男子身边,便使劲地往两个人身上捅。

????酒精让甘小露与男子反应变得迟钝,虽然看到崔澄田掏出了水果刀,寒光闪闪地刺向身体,也只是本能的用手去挡。但是那里能够挡得住崔澄田的疯狂进攻?

????男子猛然滚到在地,甘小露也挣扎了一会,被直接被崔澄田连刀带人一道捅倒在地。

????崔澄田的攻击有些突然,甘小露与男子竟然没来得及呼救,便已经被崔澄田捅倒在房间之中。

????崔澄田将甘小露与男子捅倒之后,自己也清醒了过来。但是作为外科医生,面对这样的场面,他反而更加冷静。将两具尸体拖入房间中。并且找了一个拖把将过道上的鲜血擦干净。

????又在房间里搜索了起来。竟然在房间里找到了一把自制手枪,还有十几发子弹。

????崔澄田成了杀人犯,心里的仇恨更加浓烈。

????“都是你们害我的,都是你们害我的。就算我死,也要你们给我陪葬。”

????崔澄田脑海里出现了陶碧螺与江边的身影。他认为,如果不是江边,自己就不至于跟陶碧螺的感情出现危机,如果不是江边,自己的也不会得罪领导,更不会停职检查。那么就不可能与陶碧螺离婚。自然不会认识甘小露,最后也不会成为杀人凶手。

????一切的源头都归功于江边一个。

????崔澄田觉得自己就算要死了,也不能便宜了江边与陶碧螺。

????陶碧螺那天回家拿衣物的时候,身上穿的是鱼味馆的工作服。

????陶碧螺工作很卖力,那天也是在鱼味馆将事情做好之后,才请假回去拿东西。

????但是正是凭借着这一件工作服,让崔澄田直接找到了鱼味馆里。

????陶碧螺虽然工作能力出声,但是对于菜式并不是特别熟悉。

????这一天,来了一个上了年纪的白发男子。

????当他点的招牌菜“西湖醋鱼”上桌之后,男子将正在大厅里负责接待的陶碧螺叫到了身边。

????“我对这道菜的制作很感兴趣,能不能给我介绍一番。”

????“这菜是我们鱼味馆主厨的独门手艺,别的人也讲不清楚,我去问问,看他能不能出来给老先生您介绍一番。”

????“那就麻烦你了。”

????江边这些天的心情不错,在厨房里事情也不是很多。一般情况下,都是让那些重点培养的厨师动手。江边只有在他们没有把握,或者是客人特别要求的时候,才会出手。

????听到有客人要见自己,一口应了下来。

????“能不能给我说说,这道菜是怎么做出来的么”

????“没问题。其实这道菜使用的作料非常的简单,不过这陈醋都是自己酿制的粮食醋。另外使用的鲤鱼也是野生的鲤鱼。这些食材虽然很普通,但是放到一起却非常的和谐。不仅将鲤鱼的特殊鲜味充分的展示了出来,更是将食材配料中的的特殊香味、风味有机的融合到一起。”

????江边对于厨艺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

????“原来是这样。能够吃到这样的美食确实令人快乐。”

????慢慢的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店里的客人陆续离开。

????陶碧螺带领着鱼味馆的员工将鱼味馆内的卫生打扫干净。厨房里,也清点得干干净净。所有的人都带着一脸的疲惫。

????当其他的员工走完之后,陶碧螺与李月季还要将一天的营业收入统计一番。李月季对于新店的发展情况非常的重视,从来不都是在当天晚上要清楚当天的情况,这样一旦出现问题,就可以及时进行解决。

????江边有些担心李月季的安全,所以每天都是要将李月季送回住处之后,才会回自己的住处。

????崔澄田猛然闯了进来。

????“好你个歼夫银妇。都是你们害的我,我要你们为我陪葬!”崔澄田一整天在外面东躲藏省,他总是觉得有很多的人在追捕自己。一整天像个疯子一般,在钱塘四处乱窜。

????等到天黑的时候,他便找到了陶碧螺所在的这家一品鱼味馆。一看到江边与李月季、陶碧螺坐得很近,还不时的有笑有说,哪里还忍受得了?再加江边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不共戴天。

????从口袋了拔出枪便向江边几个人冲了过来。

????江边自然是第一个发现崔澄田的踪影的。一见他手中有枪,江边立即从桌上取了一个茶杯猛地向崔澄田扔了过去。

????但是与此同时,崔澄田手中的枪也响了起来。

????江边正要将身边的两女推开,没想到李月季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应了过来。猛地往江边身上扑来。

????陶碧螺也回头看到崔澄田,心中一冷,下意识的将身体拦在了江边的面前。

????电闪雷鸣之间,江边心念一闪,与李月季和陶碧螺两女一同消失在鱼味馆中。

????子弹在几乎同时穿破了江边与两女的残影。

????“嘭!”

????子弹射击墙壁,立即出现了一个黝黑的小洞。

????与此同时,江边扔出了那个茶杯也在崔澄田瞳孔之中慢慢地放大,最后撞击在崔澄田的额头之上。

????“嘭!”也是一声巨响。

????杯子竟然裂开成两半。

????崔澄田轰然倒在了鱼味馆大厅的地面上。

????在听到枪响的刹那间,李月季与陶碧螺都闭上了眼睛,她们似乎已经做好了迎接子弹的准备。

????但是猛然之间,都市里的嘈杂之声竟然突然消失不见。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扑入鼻息之中。李月季与陶碧螺睁开眼睛。惊奇地看着四周神奇的景象。

????“这是哪?难道是我已经死掉了,上了天堂了么?”

????“月季,你也上了天堂么?’

????“碧螺姐,你难道也上了天堂?那江边应该没事了吧。你为什么也要为他挡枪呢?”

????李月季也有些怀疑陶碧螺与江边之间的关系,这就是在天堂上,依然恋恋不忘的是心上的人儿。

????“这事,都是我害的你们。要不是我,崔澄田跟你们无冤无仇,怎么会想要制你们于死地?”

????“这事却怪不得你,就算是江边,也不会怪你的。再说你在面临危险的时候,竟然能够有那么的勇气。”

????“你不也一样么?”

????陶碧螺低声说道。

????“可惜以后怕是没有机会见江边了。也不知道他心里有没有我。这个家伙越来越花心了。”李月季很是沮丧。

????“怎么会见不到了呢?我上了天堂,大家不就能够相见了么?”

????“江边,难道你也被那个混蛋打中了么?”

????李月季一见江边,眼泪立即倏倏掉落下来。

????江边见李月季哭了,也慌了。

????“月季,别慌,这只是我的一个法术。这个地方其实是我用法术构建出来的假象。我们都没有死。那个坏蛋也已经被我打晕。我这就把法术撤掉,我们就能够回到鱼味馆了。”

????江边假意两手挥动,口中念念有词,心念一动,三个人立时出现在鱼味馆之中。

????“咦?我们真的没死?”

????李月季惊喜地说道。

????陶碧螺也惊疑不定。

????“竟然有这等奇妙的法术。”

????江边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崔澄田,快步走过去,将他手边的枪踢到远处。然后立即拨打报警电话。随后直接拨电话给梅思菱。

????梅思菱住的地方离这里比较近,反而最先赶到了这里。

????梅思菱用手在崔澄田身上探试了一下,发现他的心脏依然保持跳动,只是被击晕了过去。

????“江边,你又招惹谁了?这个人怎么会持枪攻击你呢?”

????“思菱,你可冤枉我了。我根这个人根本就是无冤无仇,但是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塞牙。我有啥办法?这个家伙,原是渔湾村陶贵田大叔的女婿。过年的时候,才遇见的。没想到他竟然误会我跟他的妻子。”

????陶碧螺接过话题,“碰巧我又在鱼味馆上班。他不知道怎么就找到了这里。一看到我们就开枪攻击。”

????梅思菱在用手铐将崔澄田铐住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崔澄田手指甲缝里竟然有血迹,猛然想起早上在老城遇到的一起凶杀案。一男一女死在一件房子之中。要不是鲜血从门缝里流出来,让人发现,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发现。

????杀人凶手非常的凶残,这一男一女每人身上中了十几刀。有些明显是后面补的,确保这两个人被杀死。

????但是这个杀人凶手竟然非常的老到,将所有的痕迹抹除得干干净净的。作案动机也不是很明显。既像仇杀,又像谋财害命。凶手杀人之后,对受害者的房间进行了彻底的搜索。将现金与贵重物品一扫而空。

????梅思菱一看到崔澄田手指甲缝中间的血迹,立即想到老城的这起凶杀案。

????连忙拨通了局里的法医立即赶了过来。并连夜对崔澄田手指甲间残留的血迹进行化验,发现这些血不是崔澄田本人的,而是死在老城的两个受害者的。

????颇具戏剧姓色彩的是,当夜那两位死者的身份也被查了出来。一个是酒吧的陪酒女郎,而另外的那个男子居然是公安部A级通缉犯柯华。

????柯华连续在多省作案,不过他作案对象都是一些从事色情活动的人,要么是酒吧陪酒女,要么是KTV三陪女郎。他经常以瓢客的身份将这些女人骗到租住处,然后实施绑架,逼问她们的银行密码。曾经多次因为小姐不配合,直接将其凶残的杀害。

????由于这些从事色情活动的女子流动姓较强,往往案发之后,都不能及时被发现。再加上社会上对于这些女人的歧视,就算案发,这些案件也往往不能得到及时的处理。

????所以柯华作案非常的隐蔽,做案多起之后,真是身份才被暴露出来,但是这个人非常的狡猾与凶残,一直潜逃在外。没想到这一次在钱塘居然这么窝囊的死掉。

????“梅队,你真是福将。这一下竟然破了两桩案子,还抓了个A级通缉犯。那个通缉犯死了,真是可惜了。要是没死。我们的功劳就大了。”

????“有什么功劳?如果破案子都要这么碰运气,那么等我们运气耗尽的那一天,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梅思菱有些郁闷。没次遇到大案子,结果都是江边将功劳送给自己。

????不过江边没出啥事情,梅思菱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李月季与陶碧螺平静下来之后,最感兴趣的是江边的法术。

????“江边,你是啥时候学的法术?”

????“呃,以前在鹭鸶江钓鱼的时候,一个老道士从河边经过。看到我钓了一只老鳖,他问我要。我看他年纪一大把,也不好拒绝,就送给了他。过了几天,他又从那里过,还问我要鳖鱼。一连问了三回。说来也奇怪,每次他出现的时候,我总是能股钓到鳖鱼。后来,他有从那里过。我问他,还要不要鳖鱼。他说不用了。说我秉姓不错,可以继承他的衣钵。于是传给我一些法术。”

????江边编了一个故事,原本也是漏洞百出,偏偏李月季与陶碧螺信以为真。

????江边说了半天,口干舌燥,倒了一杯水仰头便喝。

????“你那个法术真神奇,那里面的泥巴都给你带了出来。”李月季指着江边鞋底的泥土。

????江那一口水才下喉咙,听到李月季的话,立马又喷了出来。

????两个女人躲闪不及,被江边喷了个[***]的。

????“江边,你是故意的吧?”

????李月季立即又想起了小学跟江边同班的时候,这个坏小子找了一条四脚蛇放在这几的书包里。等到上课的时候,李月季被从书包里窜出来的四脚蛇吓得嚎啕大哭。虽然之后,江边也挨了班主任的一顿暴揍。李月季依然对那件事情记忆犹新。

????还好四脚蛇胆小得要死,根本就不会咬人,也没有毒,村子里的小屁孩都敢徒手抓。

????“真是不小心。”江边连声道歉,眼睛却往脚上一看,果然粘了不少泥土。

????“回头再收拾那些家伙们。竟然每次趁我不在的时候,往我的地盘搬泥巴。”

????江边恨得牙痒痒。自从养了那一群狸子之后,江边圈的那个地盘就不再是他自己做主,而完全成了小狸子的乐园。所以才被搞得满地的碎泥土。

????“唉,还是学艺不精啊。每次使用法术的时候,都会出一点状况。这次脚上粘点泥土还是算比较轻的。要是直接将你们丢进那水沟里面,那才有意思呢。”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