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6章 自然的味道-渔色人生 为什么群里红包点不开

渔色人生

第296章 自然的味道

钓鱼1哥2017-4-12 21:59:1Ctrl+D 收藏本站

????“但是,你在我眼里,却”

????李月季心中的江边却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在半山村时,江边在李月季心目中,是值得同情的存在。从那次鹭鸶江上的翻船事故开始,江边在李月季心中的形象逐渐高大了起来。

????在山门镇那一次死里逃生之后,李月季更是彻底改变了对江边的看法。李月季对于江边不止是感激之情,其中更多了一份少女对于男孩的朦胧之情。这个时候,或许李月季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对于江边竟然有了如此复杂的感情。

????而钱塘城两个人的重新相遇,江边的再一次出手相救,李月季慢慢地明白,江边已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扎了根,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了。

????但是江边变化太快,从厨艺大赛开始,李月季发觉,这个以前让自己的同情的家伙,一下子变得如此神秘。自己竟然无法追赶他的脚步。然后,一品鱼味馆与雅琳鱼味馆合并,自己更是成为江边名下的店铺的打工妹。

????“是不是还是那个懒得蛇钻屁眼的懒鬼?”

????江边从来不忌讳别人说他的过去。

????“不是,你知道不是的。你知道,当我听说,你跟慧君姐之间的那个传言之后,我是什么样的感觉么?”

????李月季一下子鼓起了勇气。

????江边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保持沉默最好。

????这一段时间,一个个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美丽的女孩跟自己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等到清醒过来的时候,江边不禁要问,自己何德何能呢?去掉了神奇鱼竿,江边觉得自己啥都不是。如果神奇鱼竿在别的人手里,或许会比自己更好百倍的利用。

????面对曾经有过幻想的邻家妹妹,江边真的有些不敢面对。

????“我感觉到天像黑了一般,失去了光彩。但是我觉得我没有资格。慧君姐她在你最艰难的时候,那样对待你,我做不到。原来以为离开了半山村,离开了山门镇,我将忘记那些痛苦的事情,也忘记你,但是当我面对危难的时候,你竟然又成了我的救世主。从那一刻起,我就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我不再逃避。就算只是默默地守在你的身后,只要看到你幸福的生活,我就感到满足。”

????李月季倾诉着埋藏在内心许久的秘密,幽怨的声音如同鹭鸶江呜咽的水波之声。泪水如同鹭鸶山上潺潺的溪流一般,从脸上披洒下来。

????江边犹豫的伸出了手,举在半空之中好一会,才下定了决心,将李月季环抱在手臂之中。

????李月季像一个在冬夜寻找温暖的夜归人,一下子看到了黑暗之中的一缕强光。张开双手,环抱着江边的脖子,将脸侧向一边,紧紧地贴在江边温暖而强健的胸膛之上。

????如同所有的故事一般,当好戏上演到**的时候,总是容易被打断,当李月季闭上眼睛,等待着江边神情之吻的时候,一个冒失鬼闯了进来。

????陶碧螺第一天上班,主动姓、积极姓非常之高,争先恐后地完成各种属于与不属于她的工作。让广大的鱼味馆员工大感喧宾夺主的威胁。

????刚刚她又领到了道楼上包间清点的任务,但是对于地理情况不是很熟悉的她,居然把李月季的临时办公室当成包间,闯了进来。

????由于这间鱼味馆是刚刚扩建出来的,李月季临时过来坐镇指挥,所以暂时用了一个包间作为她的临时办公室。

????陶碧螺一见江边与李月季拥抱在一起,脑袋里立即嗡的一声,懵在了当场。

????李月季与江边连忙分开。

????“碧螺姐,有事么?”江边问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实在是找错了门。刚才我啥都没看到。”陶碧螺连忙歉意地说道。

????李月季羞红着脸。

????“碧螺姐,你今天才上班,就在鱼味馆忙个不停么?是不是鱼味馆里有人对你这个新来的人不公?”

????“没有没有,都是我抢着干的。好久没出来工作了,干起活来很兴奋。”

????“碧螺姐,可别累着了。我们鱼味馆每个人都有相应的任务,你只需要做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否则的话,就有员工偷懒,长期下去,对鱼味馆的发展反而不利。”

????“好的,以后,我会注意的。你们继续,我去干活去了。”

????陶碧螺将门拉上。

????但是屋子里的两个人自然不可能继续刚才的事情。且说崔澄田自陶碧螺跑出去之后,他也一个人走了出去,却不是去找陶碧螺,而是去发泄内心的压抑。

????他在一个酒店里一直喝到天黑,喝得伶仃大醉,也没有回去,而是去了一家酒吧。

????酒吧里灯光昏暗,形形色色的男女在酒吧里摇摆着自己的身体。

????“先生,要人陪么?”

????一个化妆非常浓艳的女人扭动着身体往崔澄田身上靠了上来,将肥硕的胸部紧紧地贴在崔澄田的身上。

????崔澄田或许内心渴望,但是行为上依然是个略微保守的人,在医院里,他这样的医生简直可以称得上“守身如玉”。当然自身条件也是崔澄田一直“守身如玉”的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

????崔澄田虽然喝得有些高,但是身上接受到的感觉,依然让他心跳加快了起来。

????“为什么不回答我呢?难道我在你眼里真的就不屑一顾么?”

????酒吧女郎甘小露职业素养非常之高,哪怕一头公猪,看在钱的份上,她能够当成一个大帅哥来服务。这崔澄田虽然长相有些骇俗,但是从他的穿着上来看,可以看出他的钱包还是挺鼓的。而且这种一看便知道受了挫折的男人袋子里的钱最容易掏出来。

????崔澄田依然没有说话,但是甘小露却可以从他眼睛里冒出的火焰中可以看出他的**。

????“你放心,我是很正经的女人。到酒吧里来,不就是求一时的痛快么?”

????“你说,说得,很对。来来来,咱们喝一杯,同是天涯沦落人。干杯。”

????醉醺醺的崔澄田说道。

????甘小露是为了钱,跟鬼都能够投机的女人。

????崔澄田则以为找到了知己,两个人无所不谈,酒也是喝了一瓶又一瓶。

????甘小露也算是有职业道德的人,竟然能够喝完酒之后,还做了上门服务,到天亮的时候,才从崔澄田家里离开,虽然走的时候,崔澄田的钱包里已经见底。但是对于崔澄田来说,简直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接连几天,崔澄田几乎每天都要去那个酒吧。每天晚上更是要将甘小露带到家中。两个人几乎形同夫妻。

????陶碧螺出门的时候,一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带。这几天在鱼味馆上班,穿的都是工作服,然后在附近买了两身内衣。将就了几天。但总是穿着这几套相同的衣服,换来换去,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所以,陶碧螺决定回去取一趟衣服。

????陶碧螺一个人不敢回去,于是叫了一个这几天认识的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谷玉香一起。

????因为鱼味馆主要是在下午与晚上事情多,所以陶碧螺与谷玉香大清早的赶回家中。

????没想到的是,才一打开门,竟然听到主卧里传来一阵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原来是崔澄田与甘小露两个竟然在做晨“艹”。

????这一刻,陶碧螺对这个本来已经开始淡漠的家彻底的绝望。

????“崔澄田,过几天,我们去民政局把婚离了吧。”

????陶碧螺清理好自己的衣物之后,对着慌乱中穿好衣服的崔澄田冷冷地说道。

????“碧螺,不是你想的那样。”

????崔澄田可不愿意与陶碧螺离婚。虽然他再甘小露身上更有男人的自尊感。

????“姓崔的,你还能够更无耻一些么?都捉歼在床了,你还能说个啥?”同行的谷玉香气愤地说道。

????“我不想再跟你多说半句。明天我们一起去民政局吧。玉香,我们一起走吧。”陶碧螺冷冷地说完,便与谷玉香一人提了一个箱子向外走去。

????甘小露见自己给崔澄田带来了麻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们家里变成这样。晚上还要我过来么?”

????“过来,为什么不过来?这女人自以为自己长得不错就了不起得很,我就不信离了她,我就不能活了!”

????陶碧螺走到外面的时候,嚎啕大哭了起来。她没有想到自己原来想要托付终身的男人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虽然在半山村那件事情之后,就有了不跟他过的打算,但是面对这样一个结局,还是让陶碧螺很是不甘。这个男人,竟然在自己离开的几天之后,就另外找了女人。

????“碧螺,别哭了这种男人,不值得你哭的。”谷玉香劝说道。

????“玉香,我懂的。我是痛恨我竟然在两年前将自己交给了这样一个混蛋。”

????崔澄田的钱花得很快,几天的时间,积蓄花了个七七八八。

????由于结婚的时候买了房子,付首付的时候,就借了一部分,这两年的时间,终于还清,还有了几万块钱的存款。说起来,医生这个也算是来钱比较快的工作。

????但是每天与甘小露胡天胡地,这钱去得很快。这甘小露太会花钱了。每天变着法的逗崔澄田欢喜,这崔澄田也大方得很。在陶碧螺身上,崔澄田也没有如此豪爽过。

????等钱花光的时候,甘小露自然又去寻找新的凯子。而崔澄田自然被无情地抛弃。

????崔澄田在早些天的时候,已经与陶碧螺离了婚。陶碧螺净身出户,没有要房子,也没有带走一分钱。实际上,买房子的时候,陶碧螺也将自己打工赚到的钱全部花光。

????但是为了尽快的摆脱崔澄田这个混蛋,陶碧螺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所有财产,也正是这个原因,崔澄田才爽快地离了婚。

????这一阵子,江边一直待在鱼味馆里,原因是,这个新开的鱼味馆才培训好的那名厨师竟然是个卧底,自以为偷师偷得差不多,连工资都不要,直接走人。

????虽然有合同在手,李月季也拿这种人没有办法。因为即使你想打官司,你也要找得到人。这种人漂浮不定,谁也不知道他再哪里。

????本来萧雅琳是能够帮上忙的,但是回钱塘之后,萧雅琳回了一趟家,到现在都没能够在钱塘出现。李月季与江边一直都没能够联系上。

????“要不,我在这里帮几天忙?反正这一阵子还闲着哩。”

????江边很难得的主动请缨。

????李月季简直喜出望外。

????“那当然好,虽然时间有些紧,我们培养的那些后备厨师,也差不多能够出师了。有你这个大厨稍微带一下,就更加稳妥了。这几天,有顾客已经反映,鱼味馆的品质略有下降。”

????就这样,江边便又重艹旧业,成为这家新店的主厨。

????不过与当初可不大一样,江边在这里做主厨,却很少需要他出手。只有遇到一些难度比较大的菜式,才会让江边出手。

????江边虽然有几个月的时间,没有在厨房里待,但是这手上的功夫不但没有丢,反而有了返璞归真的味道。江边现在烹饪菜肴的时候,不太像从前那样过分的依赖秘制配方。现在,他似乎对能够利用的每一种配料都极其的了解,稍微思量一番,便能够得出一个最完美的搭配方式。

????就像中医一般。同样的病,不同的病人,不同的时间,所用的配方会有极大的区别。所以好的中医,总是能够药到病除。很多人怀疑中医。其实并不是中医不行,而是这种传统体系早已经在国内败坏殆尽。

????要烹饪与中医是相通的。不同的食材,即使是用一道菜,烹饪的过程中也会有细微的差异。若是一成不变的去进行烹饪,自然无法得到最佳的结果。

????这感觉在吃客嘴里是极为明显的。

????“老板,馆里是不是换大厨了?今天这道龙井虾仁跟以前可是大不一样啊。”

????这一名李姓老食客自从这家鱼味馆开业之后,几乎天天过来。店里的招牌菜被他吃了个遍。比如这道龙井虾仁他已经吃第三回了。第二次吃的时候,正值那个主厨叛逃。这第三次吃,却吃出了点特别来。

????“是么?不愧是老食客。一吃就吃出差异来。不知道这一次,您老是什么样的评价。”陶碧螺走向前,温声问道。

????“很特别。这道菜里面,我吃出了一种自然的感觉。仿佛所有的味道都是自然生成的。你无法想象还有比这更好的味道。”

????这已经是最高的评价了。

????“我真是好奇,你们从哪里请来了这么厉害的厨师?记得前些天,你们的大厨跑了,我以为你们恐怕一时半会很难恢复到最佳的状态。不过比起一般的地方,你们的味道还是很出色。但是与一品鱼味馆的招牌显然难以相符。没想到,竟然马上又出了个这么厉害的主厨。是不是从老店里调过来的?”

????“呵呵,李老真是厉害,一语中的。虽然也算是在老店里待过,却不算从老店里调过来的。”

????“呵呵,这又怎么说呢?”

????“您也知道,咱们鱼味馆最厉害的主厨同时也是钱塘最厉害的钓手。”

????“你是说,那个夺过厨艺大赛冠军的江师傅过来了?”

????“正是。”

????“那就难怪了。可惜他不可能在这里长驻。不过也很不错了。”

????李月季不知道是担心这新店的发展还是别的原因,这一段,她几乎就守在这家鱼味馆里,就算是要去其他鱼味馆,也总是在将事情处理好了之后,便匆忙赶往这一家鱼味馆。

????“这几天,店里的顾客都反映这菜的品质有了极大的提高,尤其是几道招牌菜。味道前所谓未有的好。”

????李月季换上了小厨服装,走到江边的身边。

????“是么?看来我这厨艺还在手上。”

????江边将锅铲架在锅沿,抬头冲李月季笑了笑。

????“你去钓鱼,真是浪费了这厨艺。”

????李月季叹息道。

????“我要是守在厨房,似乎又浪费了钓技。唉,人太有才也是一种痛苦。”

????江边很无耻地说道。

????李月季抿嘴一笑,“没见过像你这么厚脸皮的人。”

????到了晚上结算的时候,李月季很开心。

????“呵呵,今天比昨天又有了不小才进步,看来你这个大厨是用对了。”

????“也不能这么说。这些天,鱼味馆的服务逐渐规范了起来,从厨房里的厨师到外面的服务员所有的人都拧成一条绳才有了这么好的成绩。”

????江边谦虚的说道。

????“呵呵,真是看不出来,这人出名了,说话的水平也自然而然的提升了。”

????李月季笑道。

????江边也笑了笑。

????陶碧螺虽然一两年没出来工作,但是这能力依然没有减弱。在鱼味馆,她似乎找到了她的舞台,李月季也通过观察,直接将陶碧螺安排到一直没有确定的店长位置。

????陶碧螺成为店长,在鱼味馆里,没有人有任何意见。因为陶碧螺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是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够相比的。

????“当然,碧螺姐的功劳也不小。顾客们一上门,就说咱们鱼味馆的服务态度周到。”

????“我只是做我应该做的哩!”

????陶碧螺有些羞涩,似乎又回到了少女时代。如果再让陶碧螺选择,即使遇到自己最心仪的男人,她也不会放弃自己的事业。读力,往往是女人拥有自尊的一个最基本的条件。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