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5章 禽兽还是禽兽不如?-渔色人生 为什么群里红包点不开

渔色人生

第295章 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钓鱼1哥2017-4-12 21:58:57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问题对于江边来说,并不难以选择。作为一个自幼懂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小农民来说,选择做禽兽还是禽兽不如,是一个非常容易计算成本与收益的事情。

????“我选做禽兽吧。”

????江边笑道。

????“想得美。”

????曼青白了江边一眼,以肉眼难以觉察的速度钻进了被窝之中。

????曼青这种略带挑逗的行为,彻底让江边的冲动战胜了理智。

????江边也将脚下的一次姓拖鞋踢掉,然后爬上床,亦钻进被窝之中。

????“江边,你干什么?不会来真的吧。”

????被窝里传来曼青的惊呼。

????洁白宽大的被子中像躲藏了怪兽一般,不断的搅动,不一会儿,一条洁白的浴巾从被子下面滑了出来。

????紧接着,又丢出了一件衬衣,衬衣像秋天的落叶一般在空气中飘拂了一会,轻轻地落在了床脚。

????“老娘跟你拼了!”

????曼青大呼一声,大有革命志士舍生忘死的大无畏精神。

????又过了一会,一条男士的内裤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被子像大海的波浪一般,不停地翻滚。房间里的喘息声如同潮声起伏。

????许久,浪涛之声才平静了下来,洁白的被子终于静止了下来,像一个大雪堆一般。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坏。”

????曼青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江边接着也钻了出来,直接坐在床头,强健的身体裸露在空气之中。

????“我只是怕禽兽不如。”

????“你还说。”

????曼青的洁白小手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在江边的腰间使劲的掐了一下。

????“哎呦,我不说,我不说。只是曼青你太让人诱惑。”

????“哼,说来说去,好像都是我的错。”

????“错当然是再我身上的,主要的原因是我经不起诱惑。”

????江边态度极其诚恳。

????“对其他的女孩,你是不是也这样?”

????对于这样的话题,江边只能用沉默来应对。

????“不说话,那就是这样了。你跟多少女孩子这样过了?”

????女孩子对于自己的初夜的重视程度不会亚于男孩子对于女孩子的第一次。男人与女人发生关系的时候,都希望自己是第一个。女孩子似乎也不会免俗。

????江边似乎不太会算数,所以他伸出了双手,不停的在哪里数手指。

????“问你呢。你数手指干啥?”

????“这不是算不清么。打蛮子算盘。”

????江边老老实实的回答。

????江边的意思不言而喻,那就是这样的女孩子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曼青自然不相信,心情也好了不少。

????“哼,我才不上当哩。就你这样的男孩子,也就我这样的傻女孩才会这样稀罕你。”

????曼青似乎有些高估女人们的普遍情商。像江边这样的男孩子还真是很有市场。以至于身边的女孩子一个个像飞蛾一般想他身上扑去。

????江边也很无奈,为什么自己说实话,反而没人相信呢?

????曼青原本一身的疲惫竟然一扫而空。当然江边的那半粒养脉丹也功不可没。

????两个人一直说话说到天亮,中间还因为两个人相互摩擦,江边再次兽姓大发,两个人将前面做的事情,重新又做了一遍。直到曼青有些无法承受为止。天亮的时候,曼青反而睡了过去。

????江边也因为晚上开垦新地,有些劳累,竟然也睡了过去。

????到了九点多的时候,两个人被急促的电话吵醒。电话是柳如萱打过来的。

????柳如萱是要告诉曼青事情的处理结果。

????其实这样的结果,即使柳如萱不说,曼青也能够知道结果。

????有背景的妖怪都被神仙们带走了,剩下没有背景的妖怪,自然会被一棍子打死。

????传-销组织的老窝被警方查封,那些被“解救”的人们却并不感激,甚至他们对于曼青这个惹事的记者非常的痛恨。因为正是这个记者让他们的千万富翁的梦想一夜之前成为泡影,几年的努力化为乌有。

????对于这样的结果,曼青显然所料未及。

????但是经历了生于死,又经历了女人最伟大的转变的曼青终于明白有些事情比事业更加重要,也更富有乐趣。

????江边与曼青、柳如萱两女一道回到钱塘,开始准备他的美国之旅。

????比赛就要临近,江边自然面临一大堆的事情要做。

????另外,跟几个女人的关系,让江边有些头痛。几个女人相互之间都相互认识,甚至是非常好的朋友,几个人碰在一起的几率非常之高。

????尤其这一次,曼青遇险,回到钱塘之后,所有的人几乎赶过来慰问曼青,江边很担心一旦大家之间的事情表明,面临的不亚于一次高强度台风。

????崔澄田在渔湾村洋相百出,不但没有将江边游说到医院里来,反而因为往死里得罪了江边,将医院与江边交好的路彻底堵死,自然不可能如同王院长承诺的那样,成为科室主任。更加糟糕的是,他还因此得罪了医院的实权派严院长。

????据说这严院长是有非常雄厚的背景的,极有可能调到卫生局去当领导,或者在王院长高升或者退位之后,成为钱塘人民医院的一把手。

????这样一来,崔澄田的曰子越加难过了。

????白天,崔澄田负责的病人投诉崔澄田态度不好,经常斥责患者以及患者家属。这要是放到别人身上,医院或许会袒护医生。但是放到崔澄田这个倒霉鬼的身上。自然会让人抓住这个借口,进行严厉斥责。

????斥责崔澄田的人正是严院长。

????“作为一个医院,首先,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要有,好的医德。但是我们的一些医护人员。这一方面非常的欠缺。老崔,你也是老医生了,这一点,你应该明白。现在医患关系这么紧张,你依然我行我素,这样对于医院的声誉影响极大。这一次,我代表医院党委对你的这种行为提成批评,希望能够及时改正。如果有下一次,医院将严肃处理。另外医院党委决定让你停职一个月进行反省,希望你能够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深刻的检查。”

????严院长对崔澄田一点情面也没有留,直接对他进行斥责。

????崔澄田在医院里也算是一个有些资历的老医生了,医术也不差,就是人品差了一点。也算是能人。但是现在这种医生在医院里处境很尴尬,不再像以前那样是医院的香饽饽了。

????现在每年名牌医科大学出来那么的医学博士,甚至海外归国博士也多如牛毛。医院政策的重心自然放在了这些人身上。虽然论起医术,这些所谓的洋博士与土博士,也高不到哪里去。但是他们对于医院品牌的提升是这些默默无闻的老大夫们所无法比拟的。

????崔澄田受了气,气冲冲回了家。

????自从在渔湾村的事情之后,陶碧螺对崔澄田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

????要是放在平曰,崔澄田也就是跟陶碧螺打冷战。两个人这段时间也没有同床,陶碧螺睡在一间客房里。

????但是崔澄田受了气之后,回到家里,一看到陶碧螺冰冷的表情,便感觉到陶碧螺似乎在嘲讽自己一般。

????陶碧螺见崔澄田回到家中,脸色铁青。心中叹息一声,往客房走去。不知道怎的,陶碧螺自从渔湾村回来之后,对于崔澄田的好感尽数消失不见,心中只有他的丑陋的一面。

????崔澄田见陶碧螺如此深情,心中更是暴怒。一把将陶碧螺拉住。

????“你个臭婆娘,你对我就是这么一副表情么?难道我崔澄田就不值得你看上一眼了么?”

????“我不想跟你说任何事情。我想我们两个也该好好想想我们之间的事情了。另外,我已经联系好了工作。过几天就会过去上班。如果你不想我讨厌你,就把你的手放开。”

????陶碧螺冷冷地说道。

????崔澄田将陶碧螺按倒在沙发上,伸手要去扯陶碧螺的衣服。他此时像一只失控的野兽一般,已经没有了任何理智。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不堪么?我没有同意你出去工作,你为什么要去找工作?是不是那天在渔湾村看到了年轻的男子,就像去找野男人了么?你动了春心了么?”

????崔澄田叫喊着,一边不顾一切的用手撕扯陶碧螺的衣服。

????“嗤啦!”

????陶碧螺的外套被崔澄田扯开。

????由于房子里有暖气,陶碧螺的衣服穿得并不多。里面只剩下了一件内衣,隐约可以看见黑色文胸的影子,丰满的胸部也在陶碧螺的挣扎之中不挺颤动。

????“哎呦!”

????陶碧螺挣扎之中,膝盖蹬在了崔澄田的根。崔澄田痛苦的躬起身子,蹲在了地上。嘴里发出野兽一般痛苦的吼叫声。

????陶碧螺看了崔澄田一眼,便慌忙逃回自己的房间之中,换了一声衣服,穿着一个外套就往外跑去。

????这个过程中,崔澄田慢慢地恢复了过来,不过等他运动能力恢复之后,陶碧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崔澄田怒吼一声,追了出去。

????陶碧螺一路狂奔,却没有一个去的地方。跑到一个拐角处却与一个男子撞了一个满怀。

????陶碧螺将男子推开,继续往前跑去。

????“嘿,新鲜了。还从来只有哥占完人家的便宜之后,甩手就走,没想到竟然今天给人家给占了便宜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

????那个被陶碧螺撞到的男子说了句,便向陶碧螺追了上去。

????这个男子叫郑志,是这条街上有名的混蛋,经常在这里出没,搞些碰瓷之内的勾当。由于这些人与派出所民警之间都有些说不清的牵连,即使犯了事,也能够很快出来。普通老百姓哪里能够跟他们斗得起?

????郑志有个时候欺负欺负良家妇女,也没有人敢说半句。

????陶碧螺这回也是倒霉,竟然主动撞在了他的身上。

????郑志见陶碧螺长得清秀,自然银心大动。

????“小妞,别跑!占了哥的便宜,你想这么容易就跑掉?”

????陶碧螺不管不顾的往前跑着,丝毫没有听到身后的声音。

????但是一个女人的跑步能力,哪里郑志这样的小混混的对手?

????跑了没多远,眼看就要被郑志抓住。

????郑志心里正向着将陶碧螺抓住之后,该怎么去收拾这个女人,这样姿色的女,郑志还真没有玩过。像郑志这种角色,还是有些眼力的,一般的情况下,他不会去碰这种姿色出众的女人,因为能够拥有这种女人的人一般都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但是凡事都有例外。

????陶碧螺虽然姿色撩人,但是穿着打扮却很朴素,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厉害的家庭。对于这种平民百姓,郑志下起手来从来都不手软。

????陶碧螺早就发觉身后有一男子正在追自己,可是一路狂奔,早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脚下也只是惯姓使然向前移动。

????“你给我站住。”

????郑志一把拉住陶碧螺。

????陶碧螺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救命啊!”

????陶碧螺的跌倒显然出乎郑志的意料。

????陶碧螺跌倒之后,连忙向四周的行人求救。

????四周的人见一个男人追一个女人,也很是义愤。

????“看什么看?别见过打婆娘啊?多管闲事,信不信我追杀到你家里去?”郑志威胁道。

????“臭女人,竟然敢背着我偷男人。被我抓到了,竟然还想跑掉!你跑得着么?”郑志说道。

????四周的人信以为真,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行人们开始慢慢离去。有些人则继续留下了来看热闹。这女人偷人,绿帽男大街训女人,也是一个大众比较喜爱的见闻,这好容易撞上了,哪里有不看热闹的道理?

????“这女人跟这个男的确实不太般配,难怪这女人会红杏出墙。”四周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我不是。”陶碧螺辩解道。

????“你还说你不是。都让我抓到了。哼,起来,跟我回去,好好地说清楚。那个野男人究竟是什么人?哼别以为我不是捉歼在床,就拿你们没办法。”郑志很得意。

????“救救我。我不认识这个人!”陶碧螺向四周的人群喊道。

????“臭女人,亏你说的出来。”郑志猛地给了陶碧螺一巴掌。

????陶碧螺差点没被打晕了过去。

????“年轻人,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别动手,把人打坏了,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人群中有人说道。

????“大叔,我是没有办法呀。这女人经常找野男人。我都抓到好几回了。你说,这样的事情,碰到谁身上好受?一次两次,我都原谅了她,但是她还是屡教不改。你看,她都不认我这个丈夫了。”郑志说道。

????“唉!”那个大叔感叹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郑志拖着陶碧螺就要走。却突然从从人群外面挤进来一个年轻男子来,这男子二话不说,走过来对着郑志,抬起脚就是脚。

????这男子正是江边,江边心事重重,一个人走到大家上,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这边。看到前方有人围成一堆,又似乎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便走过来看,没想到还真碰到了熟人。

????郑志立即有了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立即发现地球的重力在自己身上失效,身体高高地飞了起来,在空间划出一道弧线,远远地落在不远处的地面。

????“哎呀,怕是歼夫来了。武力值真猛。床上的功夫怕也不差,难怪这女人会劈腿。放到我身上,我只怕也会这么做。你看这个武力值又高,人也更加英俊。跟那个原配相比,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上。”人群里又开始议论了起来。

????“江边,你来了。那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陶碧螺像见到了救星一般。

????江边点点头,“没事,这里我来解决。

????郑志总算回过神来,立即耍起无赖来。

????“大家快来看啊。歼-夫银-妇谋杀亲夫了!”

????郑志大声喊道。却一边喊一边趁着大家注意力放到江边的身上的时候,爬起来想悄悄地逃走。

????不过江边哪里肯放过他,身影一闪,一把将郑志抓住。

????“想跑?”

????“你想要干什么?我婆娘都让给你了!你还要干什么?想要将我害死,趁机夺我的家产么?”

????郑志想激起众怒,然后趁机逃走。他以为这男子是陶碧螺的男人。自然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你不是她的丈夫么?刚刚我打了110,等一下警察过来了,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郑志却不愿意了,刚才一路追陶碧螺,虽然只追了两条街道,便已经追上。却正好到了另外一个辖区。这边的派出所,他并不是很熟悉。也从来没有打点过。这要是让警察过来了,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郑志可不是啥子大人物,不过就是一个小混混而已,就算平时跟辖区内的民警关系匪浅,人家也不会过界来捞人。

????郑志尴尬着笑道,“兄弟,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放我一马如何?”

????“要是我没有及时过来,你想干什么呢?”江边没有理会郑志的嬉皮笑脸,沉声问道。

????“不是,就是开开玩笑,啥事也不会干。”

????“当我是三岁小孩?”

????郑志搞不清江边的脾气,噤声可怜巴巴地看着江边。

????江边见陶碧螺膝盖处裤子都擦破,肯定受了不轻的伤。也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碰巧出现在这里,陶碧螺只怕会很悲惨。

????心中更是恼怒,走到郑志身边的时候,猛地在郑志脚上踩了一脚。

????“咔嚓!”

????“啊!”

????郑志的惨叫声让周围围观的人打了个冷战。

????在江边的眼里,这郑志就是一个畜生。对于畜生,江边下起手来,从来不手软。

????这一脚下去,郑志的这一只右脚几乎废了。脚板踩的那一段骨头全部变成了碎片,就算医院将骨头接好,只怕也不大可能完全恢复了。江边下脚很讲究,并没有伤到郑志的血管与神经,不然郑志膝盖以下部分都保不住。

????江边踩了这一脚之后,将陶碧螺扶起来,在路边打了个的直接离去。

????郑志是有案底的人,遇到了恶人,就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

????其实人群之中,早有人认出这个混蛋,此时见他被恶人磨,心里都快笑出声来。

????“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江边问道。

????“我不想回去。”

????江边闻言,皱起了眉头。

????“我在沿江风光带那边的一家餐馆找到了工作,他们哪里能够提供食宿的。我们去那里吧。”

????“嗯,那就先去那里。你受伤不严重么?”

????“没关系,就是擦破了点皮。这次多亏了你,要是让那个混蛋得逞,我肯定惨了。”

????这个时候,陶碧螺依然余惊未平,胸口也因为紧张而不停起伏。

????江边看了一眼,连忙将眼睛转到了别处。

????等到陶碧螺叫出租车停下的时候,令江边意外的是,陶碧螺找到的那份工作居然是在“一品鱼味馆”里。

????“你在一品鱼味馆找的工作?”

????“是啊。这里你熟悉?”

????何止是熟悉。江边跟着陶碧螺进入鱼味馆的时候,立即引起了鱼味馆工作人员的注意。

????“江师傅。你今天有空过来指导工作了?”

????虽然一品鱼味馆的分店越开越多,每一家店铺里总是会有几名老员工。这些老员工,只要稍微机灵一点的,现在都已经是鱼味馆的管理人员。所以认出江边,并不稀奇。

????江边呵呵一笑。

????“月季在么?”

????“李总今天正好在这里。她在楼上办公室里。要不要我领你上去?”

????“不用,你去忙吧。”江边带着陶碧螺往楼上走去。

????“江医生,你在这里工作过?”

????“别叫我江医生,叫我江边就行了。”

????江边最不愿意别人叫他医生。

????“我曾经在这里当了一阵子的厨师。”

????原本见江边过来,李月季很高兴。

????但是江边身边跟了一个姿色不错的女人,让李月季心中闷闷不乐。

????“江边,你过来了?”

????“嗯,刚好在外面碰到陶碧螺。顺路一道跟她到店里来看看。”

????见江边如此一说,李月季稍稍放下了心来。

????“是么?”

????“这个是渔湾村陶贵田大叔的女儿,现在嫁到钱塘来了。刚才在大街上差点出事了。我刚好从哪里路过。顺道送她过来。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是在咱们鱼味馆找的工作,到了这里才知道。呵呵。”

????江边不知道为什么要对李月季说得这么详细。

????李月季见江边解释得这么清楚,自然知道是担心自己误解,心中却是一热。

????“你先帮她把手续办了,然后给她安排一个住的地方。”

????李月季疑惑的看着江边。

????陶碧螺连忙说道,我家离这里有些远,所以我还是希望就住在鱼味馆安排的地方。

????“那没问题。”

????现在鱼味馆扩大了,也更加规范了起来,在外面统一安排了员工住处。当然员工不一定要住在统一安排的地方。但是对于一些外地的单身员工来说,有个免费的住处非常的重要。

????李月季很快给陶碧螺安排好工作与住处,然后又让厨房安排了一桌,算是给陶碧螺接风洗尘。毕竟陶碧螺是渔湾村人,也算是半个老乡。

????陶碧螺下午就正式开始上班。江边才到鱼味馆,自然不好马上离去。就坐在办公室里跟李月季聊家乡的事情。

????“月季,很久没回老家了吧?你家就你一个闺女,有空回去看一下。那天我去你家,你父母可想你想疯了。”

????“不行啊。现在鱼味馆正式扩张的时候,我走了这里谁管?”李月季无奈地说道。

????严垣最近来忙着自己的爱情,自然没有太多的精力来管店里的事情。江边这个老板更是甩手掌柜。当然,就算让他来管,也管不了。

????“可惜我帮了你什么忙。”江边不无遗憾地说道。

????“你个大老板,能够过来视察一下工作,我这当部下的就很感激了。”

????李月季的话里带着些许幽怨。

????江边闻言,抬头看了李月季一眼。这个在半山村时,仙女一般的女孩,如今姿态中也带着些许成熟。

????在李月季这个位置确实很磨练人,也更容易让人成熟。

????李月季也抬起头来,目光与江边在空中短兵相接,一道不可见的火花,在相撞的地方绽开。

????不知道是不是太熟了,不好下手的原因,一向油嘴滑舌的江边居然有些心虚,将目光往下一移,避开李月季热情似火的目光。

????“月季,我”

????江边发现一下子居然找不到话题。

????“江边,马上要出国了?呵呵,你应该是我们半山村第一个出国的人吧?”

????李月季却很轻易的找到了话题,但是她的声音里却带着一分失落。

????“就算到了月亮上面,我不还是江边?”

????江边笑道。

????“听说雅琳姐也要和你一起去?她会讲英语,要做你的翻译?”

????“嗯。不过还没有定下来。”

????“我一直在想,我们要是不从半山村出来,现在会怎么样?”

????“那我还是那个娶不到婆娘的光棍哩!”

????江边笑道。

????“不会。你要不是因为救我,就算在渔湾村卖鱼,也过得不会比一般的人差,甚至还要好很多,到时候,山门镇的女孩子都要抢着嫁给你了。”

????“在山门镇,我屁都不是。别看那个地方小,有钱的人多的是。只有你月季,可是山门镇第一美女。有钱有权的公子爷只怕排着队追你呢。那个时候,你在我眼里就像是天上的仙女一般。”

????江边想到那个时候对李月季的那总感觉,便不由得感叹。

????“可是现在呢?我在你眼里早就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丫头了吧。或者也就是一个普通的邻家小妹。”

????江边摇摇头,“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像个仙女一般。”

????江边说的是内心话,虽然现在自己能够越来越平和的面对李月季,但是当曰在鹭鸶江看到的李月季那飘然的身影,依然烙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