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0章 幸福的山峰-渔色人生 为什么群里红包点不开

渔色人生

第280章 幸福的山峰

钓鱼1哥2017-4-12 21:57:49Ctrl+D 收藏本站

????陶贵田的女儿陶碧螺嫁到了钱塘城里,丈夫崔澄田钱塘人民医院的医生,上一次,陶贵田的孙子陶西资生病的时候,便是在人民医院进行了检查,结果查出来是大病。医院也只能维持他的生命。

????陶贵田原本想将孙子带回去,然后再想办法,没想到被江边轻易治愈。崔澄田原本就很小家子气,对这个农村岳丈也很不在乎,生怕婆娘拿钱出来给侄儿治病,见陶贵田将孙子带了回去,立即松了一口气,从此从来都不过问陶家的事情。

????陶贵田见女婿如此冷漠,心中自是不满,但是想到自己的女儿,也只好忍气吞声,但是陶西资病好之后,也没有将消息告诉自己的女儿。

????每次女儿打电话问起的时候,陶贵田也随口说道,“还是老样子。”

????但是,没想到,过年的时候,崔澄田破天荒与婆娘一起到渔湾村来拜年,吃惊的发现陶西资竟然完好如初,哪里像个得了绝症的人?

????“西资好像一点都没病的样,保持得还真不错。”崔澄田随口说道。

????陶贵田的婆娘随口就说道,“病都好了,还能像有病的样子?”

????“就你多嘴。”陶贵田不满的骂了婆娘一句,“你别信这个老太婆的乱说。哪里好了?就是吃了一些中药,暂时维持一下。”

????“嗯?”崔澄田虽然人品很差,医术倒还算不错,在钱塘人民医院也算是一把刀。他稍微看了一下,根本看不出来这陶西资像是有病的样子。见老丈人与岳母神经兮兮的样子,自然对陶贵田的话有些不大相信。

????“西资。过来,姑爷问你一点事情。”崔澄田将陶西资叫到一边,温和的问道。

????“姑爷,你问吧。”陶西资自然没有成年人那么多的心眼。

????“你的病是谁给你治好的?”崔澄田问道。

????“爷爷说对谁都不能说。所以,我不能告诉你。”陶西资说道。

????“西资,去三叔店里拿包烟去。”陶贵田叫道。

????“哎。”陶西资连忙跑了过来,从陶贵田手里接过钱,嘴里嘟哝道,“家里那么多烟,偏偏要我跑这么远。”

????“让你去,你就去,这么多废话干啥?”陶贵田说道。

????陶西资飞快的跑了出去。

????“你那么凶干啥?等下他晚上做噩梦,我再找你算账。”陶贵田婆娘说道。

????“你知道个啥!上一次治病的时候,江大夫说话了,不能够透露他的消息。以免出麻烦。陶大夫又没收咱的钱,你说我们要是连这个要求都办不到,我们还能算人么?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女婿是啥人,要是他去找江大夫的麻烦,那我们不是恩将仇报么?”陶贵田说道。

????“那倒是。以后我不乱说就是。就是咱女儿问,我也坚决不说。”陶贵田婆娘说道。

????崔澄田出人意料的没有当天赶回钱塘,要是以往,就是天黑了,他也是要赶回去的,娶了陶贵田的女儿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在陶贵田家睡过。放在农村,这女婿是不太讨人欢喜的。农村里,要是自己女婿连睡都不肯在家里睡,唯一表明的就是这女婿对于老丈人家不是很重视。

????但是崔澄田总是会找到一大堆的借口,当天赶回去。不过他婆娘陶碧螺却知道,崔澄田嫌弃农村条件太简陋,到处都是臭味。陶贵田家确实比较贫困,条件比较差。

????但是这一回,崔澄田令人意外的主动要求住一个晚上,甚至还为此跟医院的同时换了班,这放在崔澄田身上非常出人意表。

????崔澄田愿意住下来,陶碧螺很高兴,以为自己的丈夫开始看重自己。在家里,总是欢声笑语。

????崔澄田的话似乎也多了很多,村子里随便那个人到家里来,他总会主动的拿烟给别人抽。

????用陶贵田婆娘的话来说,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陶贵田却眉头紧锁,吧嗒吧嗒的抽着他的旱烟袋。

????崔澄田自然是因为想知道真相才住了下来,他的招数很管用,没费多少功夫,便从那些受宠若惊的渔湾村人的嘴里知道了全部想知道的内容。

????“这不是非法行医么?不过,管他是不是非法行医,这一点我才不会关心。重要的是,他确确实实治好了绝症。要是我能够将他治病的药方弄到手,那我可就发了。”崔澄田心中乐得差点笑出了声来,似乎他已经看到了钞票正纷纷扬扬地向自己身边飞了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崔澄田便以医院要加班为由,早饭都没吃,一个人开着车赶了回去。陶贵田的心里更加不安了,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女婿真的只是为了赶回去上班。只是,他也无力阻止事情的进展。

????***江边与萧雅琳一道回到钱塘城,一时间也没有住处,以前租住的房子已经退了房。只好暂时住在萧雅琳的房子内。

????“要我说,你还找什么房子,就跟姐住一起算了。”萧雅琳话刚说出来,自己便已经觉察到话里的语病,脸上刷的一红。

????江边闻言,哈哈一笑,“当然好,我可是很愿意跟姐同居的。”

????“死小子,你再作弄姐姐,看姐姐不好好收拾你一顿。”萧雅琳说道。

????萧雅琳越说江边笑得更加厉害,萧雅琳越是来气,站起身来,就要去揪江边的耳朵。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虽然冬天的衣服很厚,但是接触的时候,并不妨碍浮想联翩。

????江边不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所以无可避免地在与萧雅琳亲密接触的时候,心里头有了一些不老实的想法,身体上也自然起了不老实的反应。

????萧雅琳将江边按倒在沙发上的时候,江边猛然睁大眼睛看着萧雅琳,萧雅琳看到江边眼睛里冒出了火焰,心中便暗呼糟糕,她似乎感觉到自己像一只扑向熊熊火焰的飞蛾。

????江边趁萧雅琳一愣之中,伸手抓住萧雅琳两只手,用力一拉。

????“啊!”

????萧雅琳一声惊呼,立即向江边扑了上去。

????下一刻,萧雅琳以一种暧昧的姿势趴在了江边的身上,两个人的嘴巴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别,弟弟,咱们不能这样。唔”萧雅琳似婉拒,又似迎合。

????江边已经是无法自拔,紧紧地将萧雅琳抱住,如饥似渴地向萧雅琳索求着。

????萧雅琳与江边如此亲密的接触,也不是第一回,早在天目山的时候,两个人就差点越过了界线,不过萧雅琳在得知江边已经有意中人之后,便刻意地与江边保持距离。

????但是越是保持距离,反而对江边的思念更加的深厚,也更加明白自己对于江边的依恋。就好像半山村的人烧的灰堆,越是用柴草覆盖得紧,一旦火焰萌发出来,便势不可挡。

????一开始萧雅琳还保持几分清醒,但是在江边如同拥有魔力的双手在在身体上摩挲了一阵之后,萧雅琳只感觉到全身绵软无力。几次抗拒,反而更像迎合。

????“也许这就是命运。”萧雅琳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江边头脑发热,他闭上了眼睛,如同在鹭鸶山上不断地攀登,达到一个个高峰,领略高峰的美丽风景一般,萧雅琳成了他征服了一个险峰。

????萧雅琳在身上的衣服,如同纸片被狂风吹散一般飞快了洒落在地面。

????萧雅琳耗尽最后的气力,只来得及说出,“江,别在这里,去我房间。”

????萧雅琳的闺房还没有进过男人,这倒不是萧雅琳传统,而是她的这套房子几乎没进过男人,而她的房间更是从来没有男人进去过。即使是江边,来萧雅琳的房子这么多回,也从来没有去过她的房间。

????萧雅琳的房间很温馨,江边随便将等打开,正好是一盏粉红色的床头灯。房间里在粉红色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富有情调。可惜江边不是一个很懂情趣的人,男人在这个时候,也往往都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江边显然正常得过了度。

????他没有任何含蓄的捣弄一下情调,仿佛直接用音乐指挥刚刚指挥过优雅音乐的指挥棒直接拿去当成烧火棒,江边还真能够干得出这样焚琴煮鹤的低俗来。

????只见他将怀中抱着的萧雅琳往床上一扔,然后三两下扯出身上的包装,猛的扑了上去。

????萧雅琳似乎失去了抵抗,但是出人意料的她却灵巧的伸出一只手,很精确地按在了床头开关上。

????“啪!”

????房间里一片黑暗。

????过了一会,人声、床颤动声混成一片,交织成一曲最为美妙的乐音。

????***崔澄田回到医院之后,立即调取了陶西资的病历,已经院方的一些检测报告。没有任何问题,陶西资患的就是白血病,与几个渔湾村的儿童一样。

????崔澄田谁也没有告诉,他可不想这个消息透露出去,那样一来,他可就没有任何利益可图了。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我能够拿到药方,我马上申请专利,虽然专利期时间不长,但是我也能够从中大赚一笔。或者,我直接将药方卖掉,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崔澄田已经开始预测美好的明天。

????“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找到这个姓江的。可惜从渔湾村得到的信息太简单了,连这个江边是哪里人都说不清楚。我要想个办法找到这个人才行。”崔澄田心道。

????崔澄田这一天在医院心里总在想着这件事情,有些神不守舍。

????“老崔,今天怎么一点精神都没有?是不是昨天晚上太用功了?”科室的黄大夫笑道。

????“老黄,你看我这体格,一两个晚上连着来,也没啥问题。”崔澄田对这平时比较感兴趣的话题,竟然一点劲头都提不起。

????“这今天天气不错,哪天一起钓鱼去?”黄大夫笑道。

????崔澄田摇摇头,“这天气有什么鱼好钓的?对了你怎么想起钓鱼来了?”

????“今天看了新闻,我们钱塘有个叫江边的选手,不是获得了去美国参加世界钓鱼大赛的资格么?过一段时间,就开赛了。你看,钱塘晚报这里有新闻呢!”黄大夫将手中的报纸递给崔澄田。

????“江边?这个选手叫江边?”崔澄田眼前一亮,猛然想起来渔湾村的人曾经说过,江边曾经跟渔湾村的一个渔夫去海里钓过鱼。

????崔澄田将报纸往办公桌上一扔,飞快地跑了出去。

????“这个家伙,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黄大夫看着崔澄田的背影摇摇头说道。

????“院长,我想请一个星期的假。”崔澄田说道。

????“崔医生,你请假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你看,现在春节刚过,很多生病的,医院里都忙不过来,又刚刚放过了年假,你马上就请假,没有什么合适的理由,肯定是不行的。”王院长对崔澄田不是很满意。

????崔澄田虽然找到了一条路子,但是八字还没一撇的时候,他自然不敢得罪院长,现在进人民医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钱塘人民医院的待遇是全市比较高的,崔澄田虽然不算暴富,但经济情况还是比较宽裕的。

????要是那边没搞成,这边又把工作给丢了,那可就麻烦了。

????崔澄田连忙说道,“王院长,是这样,上一次来咱们医院做个检查的几个农村娃娃,都是因为工业污染造成病变,其中有几例是白血病。但是,过年的时候,我却发现这几个小孩都很稳定。据说是吃了中药。我这一次请假,就是想确认一下这个情况。”

????“有这样的事情?”王院长不大相信。

????崔澄田早有准备,将今天自己查到的检验报告拿了出来,“这几个儿童都是渔湾村小的学生,因为水体污染,这所小学很多学生得了绝症。如果不相信我的话,您可以派人去调查一下。我也是无意中知道的。这一次请假,就是想确认这个事情。”

????“崔医生,如果让我知道这一切是你编出来的,你可知道后果?”王院长威严地说道。

????“知道知道。”崔澄田哈着腰说道。心中却道:哼,要是让我弄到了药方,到时候非要给你姓王的好看不可。

????“请假可以,不过你不能以个人身份去,而应该以咱们医院的名义去。咱们医院对病人做一个回访,如果属实的话,我们钱塘人民医院应该争取将那个医生请过来,或者可以与他进行合作。如果我们医院能够拥有一个能够治愈白血病这样的绝症的一声,对于我们钱塘人民医院的知名度的提升是可想而知的。另外,我觉得仅仅是你一个人去还不够,这样吧,我让严院长带队过去,你们组成一个医疗团,去渔湾村搞一个义务诊疗。这样一来,就名正言顺了。”王院长说道。

????“这?”崔澄田自然不愿意了,这样一来,他可一点油水都弄不到了。这可不是他的初衷。

????“怎么?难道你有别的想法?”王院长冷笑着看着崔澄田。王院长也是在医药界混了多年的老狐狸了,对于崔澄田的心思哪有不明白的道理?

????“是这样,这个消息我也不是很确定。到时候要是与实际情况不符,我可负不起责任。”崔澄田说道。

????“嗯。这倒是个问题。没关系,就按我刚才说的去做吧。即使与事实不符,对于我们医院也是一次很好的宣传机会。如果属实,你这一次就算立了大功。你们科室的何主任快要退休了。你也是年富力强的老医生了,也该挑挑担子了。”王院长毫不吝啬的给崔澄田画了一个大饼。

????***天亮了,阳光从窗帘的间隙中透射进来,有些炫目。

????萧雅琳的洁白的手背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身边依然是热乎乎的,但是江边早已不见了踪影。

????萧雅琳脸上有些羞涩,似乎又有些许失望。

????抬头往门口一看,房门是虚掩着的,也许是江边出去的时候,怕惊醒自己,只是将房门虚掩。想到这里,萧雅琳心中十分温馨。

????可惜从虚掩着的房门的缝隙中看不到江边的踪影。

????萧雅琳提起被子往里面一看,差点没一头钻了回去。被窝里,萧雅琳不着丝缕,身上也许还残留着江边的痕迹。某处位置依然传来阵阵疼痛。

????“该死的江边。”萧雅琳没想再叫江边弟弟,因为那样总是有一种罪恶的感觉。

????萧雅琳穿好衣服,然后穿了一双棉拖鞋,悄悄地走了出去。

????客厅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厨房里传来轻微地响声。

????萧雅琳又转向厨房。

????萧雅琳的厨房装修得很温馨,里面的器具也非常的齐备。萧雅琳经常在这里面尝试新的菜式。差不多成了萧雅琳的实验室。

????萧雅琳推开茶色玻璃电泳香槟门框的厨房门。

????江边似乎没有发觉,依然聚精会神的看着锅中的食物。

????认真的男人是最能够打动女人的,而精心为女人烹饪食物的男人更能够让女人神魂颠倒。

????萧雅琳悄悄地走向前,伸手环绕着江边的腰间,将脸部侧面贴在江边的背上。

????“别闹。早餐就快好了。”江边柔声说道。

????“你做的是什么早餐?”萧雅琳问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江边没有揭晓答案。依然在精心的准备着食物。

????萧雅琳探出脑袋一看,却见江边正将一些水果与鸡蛋混合在一起,“原来是准备做水果蛋挞。你难道忘记了我也是厨师么?”

????“呵呵,我保证我做出来的水果蛋挞绝对是你没尝过的味道。”江边笑道。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