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5章 子乌县官老爷们的算盘-渔色人生 为什么群里红包点不开

渔色人生

第235章 子乌县官老爷们的算盘

钓鱼1哥2017-4-12 21:54:18Ctrl+D 收藏本站

????钱塘市里的潲水油风波似乎已经平息,这一段时间,也没有人再下到子乌县进一步调查,也没有对陶家兄弟的厂子有任何处理方案。

????很多跟陶家兄弟有些牵扯的官员认为风头已经过了。

????原本在渔湾村出现严重污染事故的时候,直接将陶家兄弟的厂子交给村里进行处理。

????不过现在风波平息了,县里的一些官员们却觉得当初的处理有些仓促,方式方法也不是很正确。

????子乌县招商办主任叫吴责成,这个吴责成便是陶家兄弟的后台,陶家兄弟的亲舅子。

????陶家兄弟能够白菜价将一个山头拿下来,吴责成起了不小的作用。不过虽然是亲舅子,陶家兄弟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原来的厂子,吴责成便占了两成的干股。

????这两成干股,吴责成也没有白得。陶家兄弟的厂子从来没有办理过任何执照,也从来没有任何管理部们过来查看,一直平安无事。就是吴责成在关照。

????别小看一个小小的招商办主任,这样的职位在沿海这样的县里面也算是一个比较肥缺的位置。

????要知道中国的沿海、沿江无序开发非常严重,低值开发也是相当的普遍。这也是造成近海渔场全部毁灭的最主要的原因。千万不要以为近海无鱼是渔民过度捕捞。捕捞有些过度是其中一个原因,但不是主因。

????吴责成是县委书记的人,上一次县长亲自下到渔湾村紧急进行处置,将陶家兄弟的厂子直接交到渔湾村村名的手中。

????但是吴责成这一段时间上蹿下跳,更是利用县长与书记之中的间隙,将事情弄得有些转机。

????吴责成认为,陶家兄弟,是响应子乌县招商引商政策才回来办厂的,一些手续也是齐全的。虽然说渔湾村的污染事件,跟厂子可能有一定的联系,但是并不存在必然联系,没有证据能够说明,厂子直接导致了水体的污染。渔湾村的事情,也有可能是山体中的重金属浸渍出来,最后导致村小病变的情况。县长马仁贵不经过法院的判决直接对私人财产进行处置是错误的。

????吴责成也不是半点理由都没有,至少他抓住了马仁贵处理过程中的一个问题。

????“姚书记,如果让马县长这么搞下去,以后谁还敢来咱们子乌县投资办厂?就算要处置陶家兄弟,处置他们的厂子,也必须等法院作出判决之后。马县长上来之后,似乎不太在意县委的意见。比如这个问题上,他就应该进行组织讨论,才能够做出处理决定,但是他为了赢得老百姓的赞誉,竟然不按照组织原则办事。”吴责成在县委书记姚能文面前说尽了马仁贵的坏话。

????“话不能这么说。虽然马县长这件事情做得有些不妥,但是当时情况紧急。渔湾村发生了那么大事情,马县长要是不果断进行处理,只怕会闹出大的[***]出来。事后,他还是就这件事情跟我进行了解释的。不过,现在既然事态平息了下来,一些能够晚回来的影响,我们还是要尽量挽回来。”姚能文在自己的心腹面前依然打着官腔,不过言语中还是透出了他对马县长的处理有些不满。

????当天下午,子乌县县委就渔湾村的事情专门开了一个会议。

????“渔湾村的事情事发突然,为了安抚当地村民的情绪,马县长做了很多具体的工作,处置也非常得当,制止了一件[***]的发生。但是一些细节的处理上,还是有一些不当的地方,甚至违背了法律法规。有些同志跟我提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说了,渔湾村的处置上,首先是要肯定的。马县长做得非常好,处理得很及时。不是一般的干部有能力处理得下来的。但是既然出现了一些违纪违规的事情,我们还是要进行补救。比如对于渔湾村的民办企业的处置上,还是有存在一些问题。在当时一些问题还没有明确的情况,一些结论下得太早,不太合适。有些事情应该由法院来进行宣判,进行处理。这些问题,我们今天一起来讨论一下,看一看如何进行补救。当然,在这里我首先要强调的一些是,这个会议是讨论如何解决问题的。不是对某个同志进行批判。我对马县长在这个问题的处置上总来说是支持的、赞赏的。”姚能文开门见山,直接将问题提了出来,就是想打马仁贵一个措手不及。

????马仁贵这个人很有能力,也很有想法。因此对姚能文并不是很信服。让姚能文产生了一种难以压制的感觉,而且马仁贵的雷厉风行,更是让姚能文有些被架空的感觉。

????马仁贵一愣,他根本没有想到姚能文会利用这么一个机会发难。

????“姚书记说的这个问题,确实在处置上有些不按照特定的程序来走。但是在那种情况之下,我也别无选择。群众的情绪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我必须表明县委县政-府的态度。另外渔湾村村民的经济情况不太好,很多村民无钱看病,县里面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所以不得已越权对厂房进行处置。”马仁贵心里直骂娘,那个时候没有几个敢下去处理这个事情,现在风头过去了,竟然一个个冒出来。

????“既然是越权,那就是违背到了组织原则。就应该进行纠正。我们党的政策是,不怕犯错误,要有错就改嘛。我觉得厂子的事情,应该交由县检察院进行细致的调查取证,然后对这个事情进行处理,有县人民法院来进行宣判。这样的处理结果才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如果凭某个人的一句话,就对一个企业进行处置,那么将来谁还敢来咱们县里进行投资?最近县里的一些企业家找到我,问我们的县里的招商引资的政策是不是发生了转变。就问起这个事情,一个企业还没有被法院宣判,就直接进行处置。让当地老百姓瓜分,那以后随便哪个企业出一点小问题,当地老百姓还不有样学样,直接瓜分?”姚能文说道。

????现在是一二把手之争,其他的人倒是不敢多说一句,因为一旦这两个人分出胜负,乱插话的可不会有好果子吃。官大一级压死人,县长与书记的怒火,随便哪个都不是那么好承受。

????“我不这么认为。如果是遵纪守法,自然不用担心出现这样的问题。现在陶家兄弟,厂子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到现在还没见露面。一方面不承担法律责任,另一方面也没有承担民事责任。我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跟法院的同志征求了意见。特事特办,先将厂子进行了处理,以筹备渔湾村村民急需的资金。现在如果县里出尔反尔,一旦处理不当,肯定是要出大问题的。”马仁贵说道。

????“作为一个党员,我们就应该严格按照组织原则办事。这个取不得巧。一旦取巧,很容易出问题。这个事情必须进行纠正。村民那边,也要派出工作组进行说服工作。听说渔湾村那边已经将厂子进行转让,开始进行改造,必须马上进行制止。这个事情大家表决一下。”姚能文说道。

????姚能文在子乌县经营了很长的时间,在县党委占的位置自然比马仁贵多。所以,姚能文的提议很快通过。

????“成万,不好了,县公-安局派人过来封掉了厂子,不让我们建酒坊了。”陶海生急匆匆赶到陶成万家。

????没等陶成万赶往镇里,县里的工作组已经到了渔湾村。

????“陶家兄弟的厂子必须由县法院进行处置,陶家兄弟的问题也必须由法院进行处理。如果陶家兄弟有责任,具体的赔偿事宜,由法院来进行决定,任何人没有权利进行处置。”吴责成作为工作组组长来到渔湾村,趾高气扬的对陶成万说道。

????这个消息很快在渔湾村传开。不管是那些已经被江边医治好的,还是那些没有进行过医治的,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炸开了锅。

????“这不明摆着么?那个吴责成是陶满发的亲舅舅。这样的事情,他应该避嫌的。但是他却成了工作组组长,摆明了是要帮陶满发两兄弟翻案了。只怕过几天,他们两个又会回来重艹旧业了吧?”

????“嗯,肯定是这样。江大夫可是咱们的救星,要是他们这么一搞,那江大夫的事情不就黄了?以后我们还有脸面见江大夫么?”

????“不行,不能让他们这么瞎搞。我们的孩子还没有进行医治呢!要是这事情传到小江大夫耳里,他还会不会给咱们进行治疗?即使给咱们治疗,咱们去那里找药费去?”

????“要我说,我们明天一早去县里去,我们也不闹,就跪在县里的,让他们按照他们之前处理的结果来办。现在的官可怕这样了。这叫[***],一旦搞出这样的事情,他们的官位就不稳了。”

????“我们去联络一下村里的人,我们统家统户的去县里,几百人跪在县政-府门口,要他们答应我们的要求。”

????***江边钓鱼大赛之后回到钱塘,庆祝酒会一个接着一个,根本抽不出功夫来。

????早上醒过来,头痛欲裂,胡乱的洗了把脸。王大军却风风火火走了过来。

????“刚才我表叔来电话说,他们村里的人全部到县里跪地请愿去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