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章 花草虫鱼市场-渔色人生 为什么群里红包点不开

渔色人生

第188章 花草虫鱼市场

钓鱼1哥2017-4-12 21:50:45Ctrl+D 收藏本站

????江边回到住处,虽然有些疲乏,但是依然进空间,这一次空间里面多了很多好东西,有药材,要一些古里古怪的鱼类。

????江边很好奇,这些东西的加入,会给系统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一进入空间之中,江边感觉到的第一个变化,就是里面的灵气更加的浓郁了。

????原本那些药材虽然才移入没多长,江边以为至少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才还i给空间带来明显的变化。

????不过这一次,江边移入了两样对空间非常有帮助的生物,一样就是火焰木,一样则是怪鱼。怪鱼是江边得到鱼竿一来遇到的最难对付的生物,而它守护的火焰木自然也同样的不凡。后面找到了几种与怪鱼差不多的生物,作用应该也不小,它们守护的药草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空间中的灵气浓度极大的提升与这二者是有非常紧密的联系的。

????江边的意念潜入水中,发现那些从大海里移植过来的药草都生机勃勃,没有任何水土不服的迹象。那些海鱼也似乎没有因为进入淡水之中,而导致生长的问题。

????这让江边放下心来。至于空间有没有成长,则不再是很重要的问题,因为空间的面积已经能够满足江边的需要,再加上空间的面积即使增大有些,也不一定能够看得出来。

????江边才在空间里一走动,四只狼狗立即发生了江边的到来,簇拥着小灰狗向江边这边走了过来。

????连那只老虎也往这边瞧了瞧,不过却没有用正眼看江边,而是斜斜的看了一眼,然后又闷闷不乐的躺在了草坪上。

????怪鱼从‘鹭鸶江’里探出头来,茫然地看了看江边,有些疑惑,自己看到这个人类时,不仅没有愤怒,反而有一种亲昵的感觉。看了几眼,便沉下了水。与怪鱼差不多的几种鱼类,跟怪鱼的反应几乎同出一辙。

????江边其实在将这些实力强劲的海鱼弄进来的时候,还一层顾虑,就是担心这些鱼类相互之间不会融洽相处,相互争斗,甚至猎食。没有想到的是,这些鱼类进入空间之后,似乎相处得非常不错,甚至与空间的老住户金丝血鳝也和睦相处。

????江边清点了一下从大海了搜寻出来的药材,盘算着炼制养脉丹已经差不了多少了。等天一连,就去市场将那些缺少的药材买回来,然后再买一些炼丹的器皿,应该就差不多了。

????如果一切正常的话,第二天就能够知道那养脉丹到底有什么功效。

????清点完一切,江边便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睡意涌上心头。

????江边坚持着练习了一遍炼气诀,效果却比往常好了不少,需要的时间也缩短了许多。

????天一亮,江边早早的便走了出去,目的地自然就是钱塘药材市场。

????江边需要的药材很普通:鸡血藤、川芎、天仙藤

????但是江边的需要却比较麻烦,他需要的是鲜活药材,这样的话,才能够保证药力全面。

????“鲜活的?没有没有,我们这里进过来的药材,都是干制好的,鲜活的这么运输?运输到到这里一早烂了!”第一家批发商是是个精瘦的中年男子,一听见江边说明来意,连忙摇头。

????“鲜活的?你是炒着吃,还是煮着吃?那你得去菜市场买去!咱这里之卖干的。小伙子,你的需求真是比较怪异啊!不好意思,我要做生意了,你到别家去问问吧!”第二家的胖子女人,一听到江边要买新鲜的药材,立即笑弯了腰。见店铺门口来了客人,马上将江边扔到一边。

????“鲜活的?小兄弟,你是不是用来做观赏的?这个市场是做药材的,肯定拿不出一颗鲜活的药材。我觉得你可以去花草虫鱼市场看看,那里有些观赏植物就是药材。毕竟很多药材的也具有极大的观赏价值。不过那价格却有些贵,你要是买的话,可要多准备些钱。另外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到原产地去购买。嗯,这就有些复杂了,因为不同的药材,你得跑不同的地方。”第三家是个面慈目善的老年人,很是热情,虽然江边不会买他的药材,依然很热心的告诉江边怎么去买他所需要的鲜活药材。

????“花草虫鱼市场?”江边眼前一亮。环顾了一下四周,江边确实没有看到那个地方买鲜活的药材,再一个门面一个门面的问下去,也不会有别的结果。

????这一下却让江边找对了地方,花草虫鱼市场还真有专门卖观赏药材的,竟然连观赏人参都有。只是有一点,用来做观赏的药材,都是上了些年份的。所以价格自然不菲。幸好这个时候,江边还真是不差钱。

????“鸡血藤,兄弟,你眼光真是不错!这鸡血藤是从老挝深山里面找来的,你看这藤的色泽,都已经变成了紫红。你要是在这上面划一刀,就可以溜出来像鲜血一样的汁液出来,这藤的名字就是这么得来的。你看上面还挂着果子呢!往家里一摆,生意盎然!这么好的鸡血藤,888元就让给兄弟你了!主要是看着兄弟投缘!搞花草虫鱼养殖的,就是讲究一个投缘。没有缘分,给你拿回去,我也不放心,养不了几天,糟蹋了,我也心痛!”江边才走到观赏药材区,一个三十来岁带着一口钱塘方言的瘦瘦的男子立即热情的介绍起他的一盆鸡血藤。

????瘦瘦的男子叫肖付围,在这里经营了十几年的花草了。

????江边虽然不懂行情,却认识鸡血藤,老家鹭鸶山上就有,江边小时候,村里的小孩就喜欢用这鸡血藤流出了汁液来欺骗大人。

????江边笑了笑,“这东西山里面多的是,还用得着去老挝找?再说你这不过是种了一两年的新藤,你也敢说是老藤?老藤这皮早该变成暗红色了!我拿这东西有些用,100块你卖不卖,不卖我另外找去!”

????肖付围其实并不是很懂鸡血藤,刚才跟江边说的都是瞎嚼的,反正进过来几十块钱的东西,能够多卖一点更好,卖不了也不亏。做这生意,原本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样说有些夸张,但是三天不开张,开张吃三天使没多大问题的。

????见江边很懂行,虽然赚不到几个钱,肖付围还是很爽快的将鸡血藤卖给了江边,“兄弟,既然你懂行,哥就折本让给你。刚才不是跟你说这花草虫鱼买卖讲究的是缘分,既然兄弟你是有缘之人,自然让给了你。”

????江边倒是给了肖付围一个意外之喜,直接将他店里并不走俏的几盘鸡血藤全部买走。所以虽然每盆赚的钱不多,也有好几百块,还摆脱了一个包袱。瘦瘦的男子笑得嘴都歪了。

????不过花草虫鱼市场的人都知道,这肖付围不管笑不笑,嘴都是歪的。

????“兄弟,你还要些别的么?我这里的观赏药材绝对是全市场最齐全的,你要是看中了,哥绝对给你全市最低价。”瘦瘦的男子劲头十足的向江边介绍起自己店里的各种药材来。

????凑巧的是,这里还真是有江边所需要的。江边第一眼,便看到一株川芎。

????“说起这川芎,那可真是说来话长!”肖付围又开始卖力的忽悠了起来。

????江边对肖付围并不反感,任由他说起故事来。

????“传说这药王孙思邈带着徒弟云游,披荆斩棘采集药材。一天师徒二人走得累了,便在青松林内树荫下歇脚。突然看见林中山涧边一只大雌鹤,正带着几只小鹤嬉戏。药王正看得出神,猛然听见几只小鹤惊叫,只见那只大雌鹤头颈低垂,双脚颤抖,不断哀鸣。药王明白,这只雌鹤患了急病。第二天清晨,药王师徒又到青松林,巢内病鹤的呻吟声清晰可辨。又隔了一天,药王师徒再次到青松林,但白鹤巢里已听不到病鹤的呻吟了。几只白鹤在空中翱翔,掉下一朵小白花,还有几片叶子,很像红萝卜的叶子。药王让徒弟捡起来保存好。这药就叫川芎。我们店里这川芎可是从蜀省青城山进过来的。你看这根茎足足有拳头那么大,至少也是几十年的老根茎了!”肖付围很擅长讲故事。

????江边看了看,点点头,“嗯,这确实是有些年头的东西,不过这东西山里面随处可见,就跟山里的野草一样,你总不能说山里上千年的茅草很稀罕吧!”

????肖付围还没说价格,用手抹了抹汗珠,似乎刚才讲故事讲得有些累。

????“呃,既然兄弟是行家,我也不说价钱,直接给你一个低价。200块一盘,总共有六盆,要多少,你只管拿!”肖付围有些沮丧的说道。

????“肖猴子,终于看到你吃瘪了一回,真是难得!”旁边的店铺没啥生意,也在一边听肖付围讲故事。一看到肖付围前功尽弃的沮丧样子,立即笑歪了嘴巴。

????肖付围也不在意,呵呵一笑,“碰到了行家,没有办法,要不等一下,他到你家店铺里,你也试试?”

????等江边再一次看中天仙藤时,肖付围很光棍的报了底价,而没有再浪费唇舌进行忽悠。但是令肖付围意外的是,江边偏偏没见过这天仙藤,这东西鹭鸶山里根本没有。江边又几乎没去过别的山林里。自然从来没有见过。

????有了肖付围这里的经历,这市场里面都知道这个年轻的男孩是个老手,不好忽悠,所以当江边上门购买药材时,直接报的低价。让江边心中偷笑不已。

????回去的时候,江边装了满满一车的鲜活药材。直接送到鱼味馆那间只有江边与严垣才能进的配制室中,满满地摆了一屋子。在送货的离开之后,江边赶忙将药材移进空间之中。再将配制室恢复了原样。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药材都有了,只差用来炼丹的丹炉。这才是个大问题。江边从炼丹诀中虽然知道了丹炉的材质,已经建造的方法,但是真正要去做这件事情,依然有很多的问题要解决。

????炼丹诀上,丹炉的建造核心的材料中便有玉晶与星辰砂,另外还有一些常见的材料。这玉晶却不是那么好找的东西,而星辰砂,江边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

????“这倒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江边皱着眉头。

????问题不知道怎么去解决,江边也不着急,立即往鱼味馆走去。

????“兄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当江边走到鱼味馆门口的时候,严垣兴高采烈的赢了出来。

????江边见严垣乐成那样,好奇的问道,“是不是又收到什么好食材了?”

????严垣摇摇头,“有你在,什么样的食材搞不到?这东西也值得我如此高兴?”

????“是不是今天赚了一大笔?宰了一个外商?”江边问道。

????“滚!我严垣做生意向来公道,就是曰本鬼子与狗上门吃饭,也会给他相同的价格。怎么会去做那种事情?”严垣一脚向江边的屁股踢去。

????江边虽然走在前面,但是却似乎后面长了眼睛一般,灵巧地闪开。

????“算了算了,我还是直接告诉你吧!袁文光那小子倒霉了!这家伙简直猪狗不如,竟然干出那种缺德的事情来!”严垣说道。

????江边来了兴趣,“那袁文光干出啥缺德的事情出来了?”

????“上午看新闻了没?”严垣问道。

????江边摇摇头。

????“原来如此!昨天晚上,警察把一水植物油厂给查封了,一水植物油厂竟然往食用油里掺潲水油,幸好咱们店里从来不用调和油,也不用一水植物油厂的油。”严垣说道。

????这事情江边却很清楚,自然开始隐隐约约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那又与袁文光有啥关系?我记得袁文光可是搞酒店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明面上,他确实只搞了一家酒店。实际上,他暗地里却搞了很多产业。这一水植物油厂原先是国营企业。袁文光老子当了副市长之后,这植物油厂在他的艹作下破产卖了。但谁都知道这厂子是被认为搞垮,然后低价出售,那个收购一水植物油厂的商人,其实是袁文光的傀儡。所以,这一水植物油厂的所作所为,都是袁文光一手艹纵的!”

????江边恍然大悟。

????“现在一水植物油厂出来这么大的问题,袁文光肯定逃不了干系。但是他们家里不是一般的家庭,自然不可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所以在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之后,袁文光成功的出逃了!据说昨天晚上就跑人了。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到了境外。”严垣还是有些惋惜,这种败类竟然没有受到应有的处罚。

????江边没有想到,这么大的事情,这罪魁祸首竟然能够安然无恙的外逃,心中也是无名的愤怒。要知道自己几个人是差点送了小命“唉,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法律面前,三六九等!对有权有势的人没有效的。”严垣见江边面色怪异,解释道。

????“其实,你不知道内幕,昨天这事,还有大玄机。要不是碰到了惹不起的人,袁文光根本连逃都不用逃,甚至连一水植物油厂还会照样经营。”严垣似乎什么事情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江边不用想也知道,严垣家里也不简单。

????“对于我来说,很不过那混蛋是跑了还是抓了,他都不可能再成为我的对手!不过想一想这竟然与这样的人竞争了这么久,真是一种耻辱。”严垣似乎打开了话匣子。

????“我明白了,你的情敌没有了!说明你将来的爱情道路上将是一片坦途。”江边说道。

????严垣呵呵一笑,“谁知道那家伙会不会见我难度降低,又给我提升难度系数呢?”

????严垣这么随口一说,新下细想,还真是有这种可能。

????“那你得抓紧,你应该多去找找她,不能老守在鱼味馆里!”江边说道。

????“不行,她那里我可去不了,再说她也不喜欢不务正业的男孩。”严垣说道。

????“不对啊?以前,你不是说,她不是给了你和袁文光竞争的机会么?现在袁文光不战自败,你不是水到渠成么?”江边突然想起严垣以前说过的事情来。

????“呃!”严垣有些尴尬,“她只是随口说让我跟袁文光分出胜负再说,可没说一定跟我拍拖啊!”

????“我是听明白了,你跟袁文光只是竞争一个追求她的位置,实际上人家根本还没将你们纳入考虑的范围之内!”江边算是明白了。

????“算是这么回事!”严垣有些沮丧。

????“我不知道这么说了!我到厨房里去!”江边说完,便往厨房里走。

????严垣在身后大声说道,“我就知道不能告诉你,一告诉你,就会瞧不起哥!”

????“我没有,只是觉得厨房里很忙,我应该去帮把手。”厨房里,传来了江边的声音。

????中午的时候,鱼味馆的生意比平时更加火爆,除了一些老顾客上门之外,还来了一些新面孔。

????“唉,也就你们鱼味馆还靠得住了!我记得你们这里的油都是从乡下直接收购菜籽、茶籽压榨出来的。我说我每次到你们这里吃东西一点都没问题,回家里吃饭反而拉肚子,原来是油的问题!我们家用的全是一水植物油厂的油!”

????“我们这里的油你尽管放心,绝对没有问题!这油我都是派专人去收油料作物,然后送到熟人的压榨油厂进行压榨,所以根本不会出问题。”严垣说道。

????“是么?那我可是要尝一尝你店里的油到底有没有掺潲水油?”严垣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女孩大声打断。

????严垣回头一看,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

????进来的那女孩正是那晚与江边共患难的柳如萱,严垣的梦中情人。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