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3章 阴谋-渔色人生 为什么群里红包点不开

渔色人生

第163章 阴谋

钓鱼1哥2017-4-12 21:48:48Ctrl+D 收藏本站

????“富贵,哥这一次犯事了!你一定得帮哥一把,干完了这一票,哥以后再也不来纠缠你!”茅草坞的一家低矮的农房里,蟋蟀沉声说道。

????“蟋蟀哥,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再也不想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曰子了,虽然那样做,得钱快,但是每天过着那种提心吊胆的曰子,生不如死。我现在干建筑活,虽然很艰苦,但是每一分钱,都来得心安理得,我再也不去干那样的事情了!”金富贵说道。

????金富贵并不富贵,家里父母多病,穷得揭不开锅盖。要不是这样,金富贵以前也不会跟着蟋蟀去干那些勾当。但是现在金富贵不再想干那种勾当。现在建筑工工资长了许多,一个月下来,至少可以存个两千多。凭着他一身力气,自然不担心找不着活做。每个月的工资除去供自己父母的医药之外,还能够剩下一点,虽然过得依然贫苦,但是至少不像以前那样难以生存了。自然不愿意再去做那违法之事。

????“哼哼!以前,在我手下的时候,为什么不见你说这样的话呢?那个时候是谁来求着我,要我带他一起去干的?现在我有困难了,你竟然说,你不想干了!哼哼,天下可有这样的道理?我告诉你,一曰做贼,终生是贼!你洗得脱么?这一辈子,你都不要想洗脱!”蟋蟀说道。

????“你!”金富贵愤怒地站了起来,脖子上的青筋都鼓了出来。

????“你什么你?我是那个在你父母没有钱治病准备等死的关头给你送钱来的人!你不是这么报恩的吧?”蟋蟀冷哼一声。

????“蟋蟀哥,当初你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帮了我,我一辈子都记你的情,而且后面跟你干了那么多回,你当初给的钱,应该已经还过了很多回了吧?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金富贵说道。

????“你最艰难的时候,我伸手相助,但是我最艰难的时候,你小子视而不见,见死不救!你现在说说,你让我这么放过你!你不要以为那些事情已经完全过去了!如果老子被捉了进去,肯定会将我们以前干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出来。听说,你们家给你相了一门对象,人家要是知道你曾经是干那个的,不知道还会不会答应呢?”蟋蟀说道。

????金富贵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瞪视着蟋蟀。

????蟋蟀却像个没事人一般,“想动手么?富贵,你拳脚功夫是不错,我蟋蟀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是除非你今天把我灭了口,否则,你肯定会追悔莫及!你也知道背叛了我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下场。叔叔婶子身体还好吧!”

????蟋蟀最后一句完全是**裸的威胁。

????蟋蟀显然找到了金富贵的致命缺点,金富贵可以不在乎自己,但是他的父母,他是绝对不会舍弃的。

????“做了这一次,你还会不会来找我?”金富贵问道。

????“只要你做了这一次,从今往后,你我两个人路归路,桥归桥,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我蟋蟀当从来没有过你这个兄弟,你也别记得我这个兄弟。”为了取信金富贵,蟋蟀说得干净利落。

????但是实际上,蟋蟀才不会去守约,当然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他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过火了,但是真要到了紧要关头,他可不会去守什么约定不约定。

????“好,我就和你再干一回!但是这绝对是最后一次,如果你以后再来找我,休怪我不客气!”金富贵说道。

????“当然!”蟋蟀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好,你要我去干什么?”金富贵说道。

????蟋蟀说道,“你还是干你的老本行,在西天目山的原始森林里面设置一些陷阱,不过这一次的陷阱你得给我做精细了,更加隐蔽,就是人都不能看出来。而且这陷阱的威力也得有保证,不要到时候连只兔子都逮不着!”

????“到那里设陷阱有什么用?现在游客那么多,哪里有什么野生动物敢出来?”金富贵问道。

????“我可不是狩猎什么野生动物,哥告诉你,有个臭女人这一回把我给害惨了,我全家都是让她给弄进去的,这一回,老子要狩猎人!狩猎这个臭女人!哼哼,她应该已经跟了过来,我一路都给她留下了不少线索,肯定能够顺藤摸瓜找过来。”蟋蟀说道。

????“你是要对付警察?这要是把人给弄死了,这罪可就大了!我不干!”金富贵连连摇头道。

????“你这就是非法偷猎,怕什么?我不说,谁知道是你干的?我们以前干了那么多票,除了华南虎没有发现之外,什么野生动物咱们没弄过?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出?”蟋蟀说道。

????“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只是狩猎动物,警察抓不到人,才懒得管!但是现在可是不一样了,如果伤了人,肯定会彻查,到时候肯定会将我找出来。”金富贵摇摇头。

????“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干?”蟋蟀说道。

????“你就是把我以前的事情翻出来,我大不了,坐几年牢,但是我给你弄这些,事情败露了,那可是重罪!这事情我是不会干的!”金富贵说道。

????“那好,你要是不干的话,那你可小心照顾好叔叔和婶子!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很仁厚,但是我那些兄弟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蟋蟀又威胁道。

????果然,原本准备拂袖而去的金富贵又停在了原地,浑身气得发抖,却不敢发作。

????蟋蟀比他弱小不错,但是蟋蟀手底下有一群亡命之徒,只要他一声令下,肯定会有人过来替他办事。这一点,金富贵确信无疑。村里面以前有人得罪了蟋蟀,没出三天,便有人过来将得罪他的村里人,双腿打折。从此之后,村里人没人敢得罪这瘟神。

????***梅思菱到了临安之后,直接前往茅草坞进行调查,果然有人声称曾经在茅草坞看到过蟋蟀,不过对于蟋蟀的一些事情,村里人讳莫如深。眼光也是躲躲闪闪。

????“队长,这小子平时肯定在村子里作威作福,把村里人都整怕了,担心蟋蟀逃脱之后,对他们进行报复,所以不敢跟我们说太多。”雷鸣说道。

????梅思菱点点头,“雷鸣,你跟小赵在村里多调查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既然蟋蟀这在村子里出现过,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我去村长家里了解一下情况。”

????“金村长,走,一起到村部去,我要向你详细了解一些情况!”梅思菱来的时候,是茅草坞的村长接待的。

????金村长叫金山顺,说起来跟蟋蟀家有一点亲戚关系,村子里同一个姓的都有些或远或近的亲戚关系。

????金山顺点点头,“咱这个村子,都是一个姓。但是亲戚关系已经很疏远了。这年头,就是有些亲戚关系,也不管啥用。你说这蟋蟀吧,那年和他们家七叔吵了架,结果叫了人过来,将他七叔的双脚打断,后来好不容易接上了,还是残疾了,现在走路都不利落。”

????“没人管么?”梅思菱随口问道。

????“谁会管?谁敢管?这事明摆着是蟋蟀干的,但是报了警,来了人,找不到证据,也只能不了了之。村里也不敢管这事,这小子混着哩!后来这小子出去了,总算少了一个祸害,没想到这两天又听说村里人说起他的行踪。只怕茅草坞以后又不得安宁了!”

????“这村子里还有谁跟他走得近么?”“那些和他玩得好的,都是一些游手好闲的家伙,在村子里也不干好事,不过前几年都出去了。别的人,倒是没听说谁跟他走得近。”

????“村里跟蟋蟀差不多年龄的人还有多少人没有出去?”梅思菱想了想又问道。

????“有倒是有几个,但是好像没几个跟蟋蟀有来往。你等一下,我去弄一份名单出来。”金山顺在房子里四处翻查了一下,没过多久,便找到了一份材料,递给梅思菱。

????“梅警官,你看,这是我们村子里留守群众的名单,上面与蟋蟀年龄差不多的有那么几个。但是都好像没有任何问题。”

????“嗯,谢谢你了!”

????梅思菱接过留守人员登记表。果然上面与蟋蟀年龄相近的并不是很多。其中与蟋蟀同组的金富贵引起了梅思菱的注意。

????“这个金富贵平时跟蟋蟀有来往么?”

????“一个组上的,小时候一起玩到大,要说一点来往都没有,也说不过去。但是富贵这个年轻人很踏实,虽然家里父母多病,家里穷了一点,但是却相当有志气。为人也正派。再说要真是跟蟋蟀玩得好,也不至于没有跟蟋蟀一起出去闯荡。而老老实实的留在家里干苦力活。”

????梅思菱点点头,不过她还是用红笔在金富贵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圈。

????“金村长,能带我去这个人家里么?”

????“没问题!富贵家就在前面,我带你过去看看。”

????没过多久,梅思菱便与村长一道来到了金富贵的家中。

????“路通哥,我是山顺啊!在家么!”金山顺站在门口喊了一句。金富贵的父亲叫金路通。据说是村里基建路修通的时候生的。那个时代的人,都喜欢用名字来纪念大事件。

????金富贵家的门没有关,农村里的人,一般在家里的时候,门是敞开的,不像城里人,不管在不在家,房门总是紧闭的。

????“在家,在家!山顺啊,有啥事么?进来坐坐吧!”金路通走了出来,步履有些蹒跚,看起来腿脚有些不大方便。

????金路通把金山顺领到家中,正要去给二人倒茶。

????金路通家的房屋十分陈旧,只有两间房,一间堂屋,另外还有一间配屋搭建了厨房与猪圈。

????梅思菱仔细看了看堂屋四周,堂屋里就是一张有些陈旧的八仙桌,和四根长凳,其中还有两根长凳上放着一些东西。

????金山顺找了块抹布将凳子擦干净,“梅警察,坐一下吧!”

????金路通一听到警察二字,手里颤动了一下,差点没将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颤巍巍将茶水端了过来。

????“不是我那忤逆子犯了什么事吧?都怪我们两个老不死的拖累了富贵,不然他勤勤恳恳的也能够找一房好婆娘!我们两个药罐子可害苦他了!”金路通将茶水放在桌子上之后,身体颤抖了起来。

????“路通哥,你先别急,不是富贵犯了事!是蟋蟀在钱塘犯了事,警察过来了解一下情况,你不要多心!富贵诚实着呢!这一向都在镇里搞建筑工,能犯啥事?这位警官可是钱塘过来的。”

????金路通这才放下了心,“那就好,我就放心了!富贵要是出了事,我们两个老不死的可真造了孽了!”

????“老人家,你放心好了!我只是想过来了解一下蟋蟀的情况,看蟋蟀最近有没有过来找过富贵。因为,我看蟋蟀跟富贵的年纪差不多,说不定两个人是有交往。”

????“没有,绝对没有!我们家富贵从来不跟蟋蟀那个畜生有任何来往。绝对没有!”金路通斩钉截铁的说道。

????“如果你们知道了有关蟋蟀的任何消息,请你们及时与我们警方进行联系。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梅思菱将一张名片递给金路通。

????金山顺却笑道,“你给他也没用,他家里没有电话,放到我这里,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向你汇报!”

????“那好,那就多多麻烦金村长了!”

????“哪里话,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梅思菱起身与金山顺一道回了村部,没过多久,雷鸣与小赵也同时回到了村部。

????“情况怎么样?”梅思菱问道。

????雷鸣摇摇头,“没问出多少有用的东西,蟋蟀确实回来过,但是什么时候走的?去了哪里?根本就没人知道!你这边情况怎么样?”

????“也一样,这个蟋蟀狡猾得很,似乎总是在牵着我们的鼻子走!我总觉得有些反常,蟋蟀每到一地,似乎故意留下一些线索,将我们吸引过来。这很奇怪,因为以他现在的能力,不应该每一次都给我们留下如此明显的线索。难道他是有什么阴谋?”梅思菱感觉到事情有些蹊跷。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便他搞出多少花花肠子,我们只要小心应对,肯定可以将他擒获。反正有一点是没错的,那就是他现在肯定离我们不会太远!”雷鸣说道。

????“嗯,我们每一步行动也要特别小心!千万不可掉以轻心!”梅思菱说道。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