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来客-渔色人生 为什么群里红包点不开

渔色人生

第2章 来客

钓鱼1哥2017-4-12 21:36:55Ctrl+D 收藏本站

????(各位钓鱼哥们,敢支持得给力一些么?新书起航,急需各位收藏、推荐票支持啊!)

????江春生跑得真快,江边那个时候只感觉到一阵风从自己身边刮过。蓬乱的头发也被吹得迎风飘拂。

????人到了危机的时候总是能够激发出难以想象的强力。

????江春生三两步便甩开了人群,三两步,便跑到了自家婆娘面前。

????江春生家婆娘却哭得昏天黑地,胡乱的往前冲着,脚上的鞋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掉了,两个裤腿上满是湿乎乎的泥浆,身上头发上也沾了不少泥巴。看起来很像以前村子里死了丈夫的疯女人。

????那个疯女人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见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你个猪婆娘!家里好好地,怎么被烧起来了!娃呢?”江春生抓着姜花花的肩膀大声喊道。

????房子对于江春生并不是很在意,反正计划生育搞了几回,拆得就只剩下几个砖垛子,烧了便烧了。就是那个儿子当紧。生了四个女娃子,才得到这么一个儿子。简直就是江春生的命根子。不对是比命根子还要重要,因为生了这个儿子之后,江春生就已经被阉掉了命根子。女儿因为养不活,送了两个,剩下的两个寒假之后,便到姑姑家去了,只有这个儿子,一直抱在身边。

????姜花花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怎么样了,抱着被子还是往前冲,嘴里嚎啕大叫,“你个没良心的,怎么就这么去了?今后让我和崽怎么过啊?”

????“啪!”江春生使劲打了自家婆娘一巴掌,将姜花花打得原地转了几圈。

????姜花花愣了下神,正待要哭,却看到男人站在面前,惊道,“你个短命鬼,怎么在这里呢?”

????“儿子呢?”江春生怒道。

????现在什么都不重要,只有那儿子最重要。

????“儿子在家里啊!”姜花花还是有些愣。

????“你个死婆娘,就只管你一个人逃命,自己儿子都不顾了!”江春生怒道,两只眼睛瞪得像牛眼睛那么大。

????姜花花从来都没有见过男人发这么大的火,被吓愣了,完全忘记了以往是怎么河东狮吼的。

????江春生正要一巴掌打过来,却被后面赶上来的村民拉扯住。

????“春生,别打了,先回去看看吧!你婆娘看来是被吓傻了!一个女人家的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姜花花脑筋却还没有转过来,看到自己丈夫往回走,自己却依然抱着被子往池塘里冲。

????“你个猪婆娘!家门口井里面不是有水么,非要到池塘里来弄水,你怎么这么蠢呢?”江春生愤怒到了极点,虽然手被人拉住,却依然死命往自己婆娘身边冲,两脚腾空踢了过去。

????只将姜花花踢进田埂下的一块水田里。这水田在池塘下面,江春生今天放了一天的水,早已变成了一个小水塘。

????众人七手八脚将姜花花从水田里拉了上来。

????可怜姜花花滚进田中,浇了全身湿透。

????这可是腊月天,早上的时候,打了霜,有水的地方,还结出薄薄的冰块。

????这姜花花被这么一冷,反倒十分清醒了九分。

????“短命鬼,你怎么上来了呢?江边那小杂种不是说你放水的时候,被吸进涵洞里去了么?”

????众人正要往回赶,却被姜花花这一句话惊得愣在了当场。谁都听出了这个事情有些不对味了,不过回头找江边的时候,哪里还找得见那小子的踪影?

????“你碰了鬼!谁被吸进涵洞?小杂种跑过啦说家里起火呢!说你熏鱼的时候,不是把柴膛烧了,把房子也点着了么?”江春生也觉出点蹊跷来。

????“你个蠢汉子,怎么像个猪一样,我们家塘还没干呢?熏什么鱼?猪肉也在别人家呢?你自己没本事,一块肉都还没买。熏什么熏?把你砍了放到上面熏?”姜花花这一清醒,这平曰的彪悍立即显露无遗。

????“你个蠢娘们,找打是吧?”江春生今天表现得比较汉子,似乎又想展示一下威风。

????这男人若是过到了爷们的瘾儿,还真是不那么容易舍得放弃。

????“打?”姜花花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你来打呀!江春生,你今天若不来打,你是我生的!”姜花花的彪悍早已是名声在外。

????可怜江春生男子汉气概才坚持了几分钟,竟然又被打压了下来。举着手掌半天也不敢打下来。

????姜花花其实刚才心里也有些忐忑,还真怕江春生打下来,没想到这没用的东西,竟然这么快便显出了原形,姜花花又是庆幸又是叹息。不过这些感觉转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江春生,你翻天了!告诉你,老娘不活了!今天跟你拼了。跟了你二十多年,为你们江家当牛做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竟然这样对待老娘。”

????这姜花花这泼劲一上来。这围观的人,赶紧退出五六米开外,惟恐成了被误伤的倒霉鬼。

????这家庭矛盾可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清官难断家务事,没有人愿意去沾这麻烦事儿。

????江春生连忙大声说道,“你个蠢婆娘,今天这个事有些邪门哩!你还没有看出来?那小畜生拿咱们家当猴子耍呢!”

????姜花花顷刻间已经扑到江春生的身上,接连施展九阴白骨抓,在江春生脸上脖子上,留下累累爪痕。

????江春生连连退让,却也不敢还手,嘴里不住的喊道。

????姜花花挠了几回,赚回了点面子,火气稍稍消了一点,便感觉到身上的冷,在寒风中瑟瑟抖了几回。

????“婆娘,赶紧回去换身衣服,我们绝对是给那小杂种给耍了!等换了衣服再找那人算账,我得去把涵洞堵住,不晓得刚才走了多少鱼哩!

????不过等两口换好衣服,回过味来,又哪里找得到江边的踪影。

????江春生与姜花花自然在事后去找鳖王算账。

????人家鳖王是孤家寡人没错,但是鳖王可不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鳖王家与江春生算起来也是一大家子,却不是一个分支。但是鳖王直接的亲兄弟就有六七个,子子孙孙一大群。

????原本在农村里,欺负孤寡老人就让人不待见,人家家里还有亲人在哩。

????于是矛盾又变成两大家子的斗争。

????等到最后闹得不可收拾的时候,族里的老人出来调解,追根溯源,这江春生反而不占理。

????人家小孩子在那里玩儿,没招你惹你,你骂别人干嘛?被人耍惨了?那也是活该!

????从这一天,大家伙也认识到江边这个家伙的损来,倒也再没人敢叫他杂种,或者当着他的面数落鳖王了。

????这故事上演的时候,刘慧君还没有嫁到这里来,自然没有看到那个壮观的场面。不过这个故事传一直传得很神,刘慧君都不知道自己听了多少回,又转发了多少次。

????江边刚从床上爬起来,虽然太阳已经老高,但年轻人火气很盛,裤裆被支得老高。

????江边虽然油嘴滑舌,但当着一个女人支着裤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悄悄的按了几回,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江边的这个动作哪里逃得过刘慧君的火眼金睛。

????刘慧君噗嗤一笑,“哎呦,本钱蛮厚实嘛!”

????江边反而不尴尬了,随手将放在堂屋里的鱼竿拿在了手中,笑道,“那自然,要不要和你男人那衰货比较一番。”

????这话却说中了刘慧君的痛处,她男人王大虎虽然是身强体壮,那方面却是一个银样蜡枪头,哪里能够满足得了这已到如狼似虎年龄的刘慧君。

????刘慧君脸色稍稍变了变,没有说话,这可是不可外传的家中秘事。刘慧君哪里愿意让别人察觉出半点端倪来。

????“要不,咱俩先试了再去办正事?”刘慧君微笑着盯着江边说道。

????江边被刘慧君的眼光看得有些发麻,连忙摇头道,“反正人在这里,正事干完了,再干别的。”

????看着江边仓皇的样子,刘慧君会心的笑了起来。

????“刘主任!让你去叫个人,半天也不见回来,不是干了别的事儿吧?”一个头发光亮,穿着整齐的男人站在刘慧君的屋檐下大声说道,那个“干”却故意说得很重。

????那男人,江边却是认识,是乡政斧的赵干事,赵得胜。赵得胜这个人是色中饿鬼。与乡里一些风流妇女有一些瓜葛,这故事乡里传得风生水起。

????只要这赵得胜一下乡来,村里面的男子都像防狼一般,守住自己的女人。

????赵得胜这一次却不是单独一个人下乡的,在江边与刘慧君一起进入刘慧君家屋子的时候,江边看到堂屋里还坐着三个陌生男子。

????年纪最大的五十多岁,瘦瘦地身材,头发往后梳着,一根根,都数得清。方脸剑眉,眼神很是锋利。仿佛能够将人的内心给看个通透。身上穿了一件灰色衬衣,江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牌子的。下穿一条崭新的休闲裤,脚上穿的是一双擦得铮亮的皮鞋。

????江边有些困惑,这人的鞋子上怎么就没沾一点灰尘呢?

????另外两个也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不过这两个人都是肥头大耳,肚子挺得像王强庄家怀着六个月身孕的婆娘一样。眼神却是滑溜溜地,不时的往刘慧君高耸的胸前瞟着。

????“也是没胆鬼!”江边心道,自己却毫不顾忌将眼神直接停在了那个地方。

????看装扮神色,江边便可以知道那三个人,任何一个都要比赵得胜的官职大上许多。难怪赵得胜不像以前那么耀武扬威,老实得像个孙子似的。

????江边才不管对方是多大的官儿,就是你官儿再大,也管不到我这个一无所有的光棍儿。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